十根筷子坚如铁:小猪佩奇商标被中国人抢注

2018-09-28 19:13  阅读 153 views 次 评论 1 条

十根筷子坚如铁:

小猪佩奇商标遭抢注事件引发了舆论广泛关注,其实类似的案例很多,商标抢注也不是近两年才有的事,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一门“生意”。

“商标抢注怎么能成为一门‘生意’呢?”中华商标协会法律部副主任张静玉感叹说:“商标法的立法目的本是保护商标专用权,促使生产、经营者保证商品和服务质量,维护商标信誉,是为了国家经济健康有序发展。而当前国内恶意抢注现象非常普遍,问题严峻。”

企业不得已“山寨”

自己的商标

“商标恶意注册,是指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以攫取或不正当利用他人市场声誉,损害他人在先权益,或者以侵占公共资源为目的的商标注册行为。”张静玉说,“抢注国内外知名商标、商号、名人姓名的,同一主体囤积几百枚甚至几千枚商标,不使用、待价而沽的,抢注者‘贼喊捉贼’恶意维权的,不一而足。”

恶意注册情况严重,许多企业的应对显得有些哭笑不得而又无可奈何——它们不得不多类别甚至全类别“山寨”自己的商标以“防御”。

在前段时间的拼多多“山寨”品牌事件中,创维发布品牌维权声明,指责拼多多平台所售创维先锋、创维云视TV、创维e家等,涉嫌假冒。而如果查询一下,会发现许多知名企业已未雨绸缪。比如,小米公司把“大米”“虾米”“玉米”“爆米花”“黑米”“米粉”全部注册了,阿里巴巴名下也有“阿里叔叔”“阿里爷爷”“阿里奶奶”“阿里宝宝”“阿里哥哥”等“阿里一家子”。

“尽管注册防御性商标在保障企业权益方面作用明显,但也存在困局。”张静玉指出,“防御商标以‘保护’为目的,使用的可能性很低,因此面临‘撤三’风险。”

张静玉说的“撤三”,指的是根据商标法第49条规定,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也就是说,即使企业注册了防御性商标,如果三年里没有使用它们,后续可能面临被撤销的风险。而实践中,为规避“撤三”风险,一些企业又被迫每三年再申请一次。如此循环往复,商标申请量逐年膨胀,商标异议申请、无效申请和行政诉讼逐年大增,造成了对社会资源的浪费。

抢注商标成为发财致富的途径

“抢注人最爱‘傍名牌’。”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赵虎告诉记者,有些抢注者瞄准知名的商标,会在其没有注册的品类上进行抢注。名人姓名也是“重灾区”。今年世界杯期间,新秀姆巴佩的名字就成为商标抢注的目标。据媒体报道,7月1日~7日,在中国商标网上申请注册“姆巴佩”或“姆巴佩MBAPPE”商标的就已达138个。注册该类商标的企业五花八门,有肥料公司、马场、网吧,甚至是鞋厂。

“一些恶意抢注者对知名的商标就改一个字,或者在其前后加数字,然后进行广撒网式注册申请,批量‘碰瓷’。还有一些商标抢注人发现境外有些知名品牌尚未进入中国,就会迅速抢注他们的海外商标。”广东深圳深南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爱东说。

张爱东代理过恶意抢注行为导致的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案件。在他看来,“对于职业商标抢注人来说,商标抢注快,来钱也快,他们觉得有利可图。而违法成本往往非常低,即使抢注失败,也没有较为严厉的法律惩罚。”

据了解,注册一个类别的商标,费用只要1000多元,而转让价格可达数百万元。

商标恶意注册已经成为一门生意,许多机构以此牟利。中华商标协会每年都会举办商标代理案例评选。张静玉发现,这些年报送上来的案例大都是恶意抢注商标的案例。

“一些人或机构把抢注商标当成一种发财致富的途径,甚至还有人开讲座将商标说成一种投资工具,鼓励大家恶意注册、转让牟利。”张静玉曾在网上看到,某地一商标事务所所长鼓励“商标投资,转让获利”,她对此感到难以理解。

对恶意抢注行为重拳出击

商标法第32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这一条被认为是为了维护诚实信用原则,制止恶意抢注的行为,是对商标注册制度的有效补充。

不过,张爱东在代理案件中发现一些困境。有些权利意识淡泊的商家虽然已经使用商标了,但没有及时注册,被别人抢注。

“我们在办商标案件时有一句话:恶意压倒一切。”赵虎表示,如果商标是恶意取得的,比如其有抢注记录或者名下有多个商标的,法院在判决的时候会倾向于判定该商标无效。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相关负责人曾表示,面对商标恶意注册行为日趋规模化、专业化的形势,商标局通过优化审查分文流程,对典型恶意申请类型及相关案例进行梳理、汇总。在审查环节,对认定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的商标申请从严审查,主动予以驳回。

链接

我国企业商标

也屡屡被国外抢注

不只是国内抢注傍国际大牌,国外也抢注了我国很多企业商标域名,其中不乏老字号。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曾有超过80个商标在印度尼西亚被抢注,有近100个商标在日本被抢注。有近200个商标在澳大利亚被抢注。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采取“注册在先”的原则,即谁先在该国注册商标,谁就拥有商标的专用权并得到该国的法律保护。

联 想“Legend”商标

2001年,联想开始全球化发展步伐,却发现联想的英文名legend在全球竟被100多家公司注册过商标,行业遍及娱乐、汽车等等。据传,联想试着在欧洲买了两个回来,但很快发现,要和全球100多家公司去谈、去买接近天方夜谭。2003年4月28日,联想宣布花费巨资更换“Legend”为“lenovo”。

王致和

2006年7月,王致和集团拟在30多个国家进行商标注册时,发现“王致和”腐乳、调味品、销售服务等三类商标,已被一家名叫欧凯的德籍公司于2006年3月在德国注册。而欧凯公司申请的商标标识与王致和集团产品使用的商标标识一模一样。欧凯公司是柏林一家主要经营中国商品的超市,其员工全部是华人。调查发现,欧凯公司还曾抢注过“白家”、“洽洽”、“老干妈”、“今麦郎”等众多知名商标。

狗不理

天津著名老字号“狗不理”的商标曾在日本遭抢注,历时10余年的不懈努力,经过多次的谈判与交涉,天津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最终于在2007年9月拿回了遭抢注的两个“狗不理”商标。至此,在海外漂泊多年的“狗不理”商标终于回家了,这是我国老字号企业在海外维权成功的经典案例。

猪身粉色系、与吹风机雷同的脸、一双兔子耳朵、眼睛长在大脑门上,这样一种奇怪的造型属于一个叫做“小猪佩奇”的英国动漫IP,由英国人阿斯特利、贝克、戴维斯创作,同名动画短片席卷了全球180多个国家,被译成40种不同的语言发行。

尤其是在中国,动画片在2015年6月登陆后,一年的时间里播放量超过100亿次,豆瓣口碑高达9.2分,之后更是成为了动画界的第一网红,日用品上、手表上、饼干上……到处都是小猪佩奇的身影,社交媒体的热词榜上一度居高不下,甚至催生出“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而那些对挖掘商机有着独到见解,能把梅西、C罗、姆巴佩注册成马桶、肥料、感冒药的中国商人们,这一次又对火热的小猪佩奇下手了,尽管这个小粉猪很“社会”,却依然没有吓住这些无良商家们。

被恶意抢注140个商标,小猪佩奇损失数千万美元

近日,小猪佩奇商标及著作权权利人——Entertainment One(下称eOne)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小猪佩奇商标在华遭遇恶意抢注,“根据侵权销售的绝对数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仅在中国,我们已经损失了数千万美元。”

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网站显示,小猪佩奇的多个角色名称、图像、昵称、标志被大规模抢注,类别众多。

比如被注册成日用品的:一家名为“扬州金霞塑胶”的公司,在2011年就申请注册了21类别名为Peppa Pig的商标,商品和服务范围是电动牙刷;梳;刷;牙签;牙刷等,且于2013年1月注册成功。

以及被注册成休闲玩具的:深圳市澧升科技有限公司仅在2016年,就申请注册了28类别名为“小猪乔治”的商标,商品和服务范围涵盖游戏机、棋、木偶等。

甚至有大范围“撒网”的:一位名叫“蔡×”的申请人,接连申请注册“小猪佩奇”、“粉红猪佩奇”“佩奇的家”“珮珮猪”等角色名称和图形,涵盖多个类目近140个商标,其中大部分商标同样注册成功,仅有少数商标的状态显示“异议中”。

如此大规模的恶意抢注,是eOne这个“外来者”所没有意料到的,而这其实跟小猪佩奇IP背后蕴含的巨大财富有很大关系,仅2017年上半年,eOne就宣布在中国的授权和商品销售收入,同比增幅超过了700%。

在IP合作方面,eOne也颇有建树。先是联合微信,推出了系列表情包,两周内下载量超过100万次,后又在今年与3月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合作方,对于小猪佩奇展开一系列产业合作包括玩具组合、角色塑像和角色扮演玩具等,上海也将落地中国首家小猪佩奇室外主题乐园。

不仅如此,8月底阿里巴巴影业集团与eOne联合宣布,小猪佩奇将于农历猪年春节登录中国内地大银幕。从每集5分钟的动画短片改编为一部大电影,也显示了阿里巴巴影业对该IP的看好。

如此大的成功,显然有点“树大招风”了,商标被人盯上似乎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而这也体现出eOne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盗版事件层出不穷,知识产权保护处在过渡期

其实不只是小猪佩奇,就连腾讯也遭遇了恶意抢注的事情。在微信上广为传播、超过5亿人使用的“捂脸”表情被一位浙江义乌人抢注为商标了。

据“中国商标网”该商标的注册信息显示,商标的申请人名叫金召平,他早在2017年就提交了“捂脸”商标申请,类别为第25类,涵盖服装、婴儿全套衣、鞋帽袜、领带围巾等,且在2018年8月13日被初步审定。

对此,腾讯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回应称,目前已经关注到了上述情况,鉴于目前该商标还在公告阶段,腾讯方面将在法定时限内对该商标提出异议申请。

而在更早之前,一系列国内知名动画IP都曾遭侵权,包括“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葫芦娃”、“熊出没”、“阿狸”等。其中“阿狸”的著作权方梦之城文化,曾在2017年一年之内连续起诉三家侵权公司,类别包含周边产品、手机游戏、flash游戏等。

另据《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7年)》(白皮书)显示,2017年在我国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中,著作权案件达137267件,同比上升57.80%,而商标和专利案件分别为37946件、16010件,同比上升39.58%、29.56%。

为何在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的情况下,还是会有如此多的侵权事件出现?

拥有“长草颜团子”、“小僵尸”、“制冷少女”等众多原创动漫IP的十二栋文化创始人王彪对新芽NewSeed表示:“一方面原因是,当前原创动漫IP拥有一个好的创作环境,大量的优质动漫IP涌现出来,相反的是创作者版权保护意识还比较薄弱,作品能否走红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因此还处在树立版权保护意识的过渡期。另一方面,保护原创、进行打假的成本过高,从申请到注册通过周期长达一年,但盗版的成本却很低,因此造成很多侵权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据王彪介绍,十二栋文化储备了大量的原创动漫IP,同时开发了一系列的周边产品,由此每年都要进行大量的商标、版权和专利的申请,资金投入每年也都在百万人民币以上。但由于种类、名目繁多,不可能每一项知识产权都保护到,所以他们也经常面临被盗版、被抄袭的情况。

“有时候发现,抄袭我们作品的公司其实也有融资经历,也正在朝正规的方向发展,已经不是小作坊山寨作品的阶段了,所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迫在眉睫。”王彪说道。

原创IP出海,我们有以下几点建议

拥有近百年历史的“动画王国”迪士尼,其实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有很多可供借鉴的经验,其核心资产是大量的优质内容IP,因此深知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有着一套完整的保护模式。

第一,对全产业链进行版权保护。在影片上映之前,迪士尼都会与多家企业完成衍生品的合作,在作品的上下游产业中都将电影版权保护进行落实,包括各类玩具、音像制品、图书、电子游戏、纪念品、邮票、服饰、海报等。

第二,不断改良重要动漫动画任务形象加以保护。由于大部分国家都对作品的保护期限进行了约定,为避免权利保护到期后重要的人物形象落入公有领域,企业可以通过不断改良重要动漫动画人物的形象来达到延长版权保护期限的目的。迪士尼及其授权公司选择持续不断推出米老鼠系列作品,借此延长版权保护期限。

第三,重金注册多个商标进行保护。为了最大程度地保护重要人物形象的权利,迪士尼还不惜重金进行商标注册。据悉,其目前在中国的注册商标高达2000多个,并对“米老鼠”申请了全类商标注册保护。

王彪也表示,无论是小猪佩奇这种入华的动漫IP,还是国内想要出海的原创IP,要持续关注市场反应,即使作品尚未在市场取得强烈反响,也应该选择适当时机,进行作品相关知识产权的认证和注册登记,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后续麻烦,而不是被侵权之后才想起来“亡羊补牢”。

另外由于如今传播渠道、方式的改变,作品在传播过程中很容易衍生出其它火热的内容,这时就需要及时、迅速的去建立保护。这其实也对相关法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能由“时间在先”原则转变为“实际在先”,以实际产生内容的一方为准,而不是以谁先注册为准,则会大大改变原创IP商标被抢注的局面。

无论怎样,知识产权保护仍是长路漫漫,任何一天都不能有懈怠的时候。

本文地址:http://www.projectbidding.cn/archives/114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创业资讯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