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和纸怕什么】谷歌的理想与在线K歌

2019-01-02 20:42  阅读 134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整合全球信息,供大众使用,使人人受益。”这是谷歌成立时的使命,多年来一直为全球用户津津乐道。谷歌时常强调的理想情结和“不作恶”的承诺,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谷歌在过去这20年中,经历了很多次高光时刻。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谷歌的底线和初衷开始一次次被挑战。今年谷歌相继因为与军方合作、“安卓之父”丑闻以及用户隐私风险遭到员工抗议和社会关注。近段时间,谷歌又被爆出投放违规低质广告,完全改变了用户心中的往日印象。

与此同时,看似“没落”的老牌科技企业微软市值再次登顶,成功超越FAANG,给谷歌带来更大压力。无论是从商业还是道德的角度来看,谷歌都已经走下了理想神坛,尤其是在不作恶这个底线上。对于用户来说,谷歌变化最为明显的就是对待低质广告的态度。

告别不作恶 谷歌已成违规广告主敛财圣地

首先是谷歌上的医疗广告已经随处可见。谷歌上存在大量医疗广告本来也不是新鲜事了,2016年谷歌还曾因为在虚假医疗广告上的不作为遭到处罚。目前谷歌上的医疗广告逐渐成为常态,尤其是在移动端,搜索涉及医疗、健康类关键词出现医疗广告的概率非常大。以「糖尿病」等疾病名称或「种植牙」等医疗服务为关键词进行查询,不难收获大版面的医疗广告。

这些医疗广告未必是可靠的,例如搜索「减重」,有不小概率会搜索到域名带有「google.com」的一则广告。这个广告是利用Google文档服务创建的,用户如果不注意,很可能会以为该广告有谷歌的背书。对于这样明显有蹭谷歌品牌声誉的减肥广告,谷歌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谷歌对广告主审查的不严格还远远不止一种情况。前段时间一些马来西亚的华人用户就遇到了困扰,当时他们在谷歌搜索「吉隆坡英语培训」时,会推荐出房产类广告。搜索结果第一页的结果,实际上是伪装成房地产的违规广告。

点进去了解完详情选择「阅读更多」之后,房产介绍页面会自动跳转为劣质广告入口,其中的推广内容不乏“黑五类”,而且还包含各类「真人现身说法」的营销方式。可能是谷歌也注意到了这些广告的不适宜,因此在近期已经撤下相关广告。

从广告投放和审核阶段的乱象来看,当前的谷歌确实已经放弃下限了,似乎逐渐与过去「不作恶」的理念做了切割,甚至沦为违规低质广告的聚集地。

为什么会跌下神坛 谷歌的2018年不好过

谷歌的业务涉及较广,除了搜索还有Youtube、安卓、浏览器、地图服务等等。按常理推测,谷歌应该可以靠原有的商业模式扩大营收,但如今却为什么弃底线于不顾,频频走歧途攫利呢?

(1)股价持续下跌,希望通过广告营收提振市场信心

谷歌的营收非常依赖广告,今年10月25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发布2018年第3季度财报显示,Q3公司的广告营业收入为289.54亿美元,占营业总收入的85.8%,而这还是谷歌不断追求营收多元化的结果。由于营收逊于预期,盘后下跌近5%,抹去全年涨幅,以致于7月以来都处于波动下跌趋势。

同时在外部,谷歌的广告业务还受到Facebook和Amazon的威胁。例如Facebook在印度市场的广告营收就正在逐渐追上谷歌,现在又重推Marketplace搜索广告;Amazon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力很快。根据市场调查公司eMarketer数据显示,2016~2020年,谷歌的市场份额将从40.8%下降到36.3%,Facebook从17.1%上升到19.3%,而Amazon的市场份额会从2018年的2.7%上升到2020年的4.5%。

内忧外患之下,谷歌想出通过放宽广告投放门槛,让营收再下一城的方法,来重新提振公司内部和投资人的信心。现在看来,谷歌也是这么做的。

(2)海量大数据在手,却囿于“不作恶”信条

谷歌从一开始就给自己制造了“不作恶”的“高尚”人设,以至于后来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容易迎来公众批评。

但是,作为拥有海量大数据资源的互联网企业,谷歌面对流量带来的金钱诱惑,想要坚持“不作恶”简直太难了。就如李开复先生所说,他认为Google具备一个极其矛盾的挑战,就是它既有「最容易作恶」的大数据,却有「绝不作恶」的承诺。别的公司都可能用,谷歌能不能眼巴巴瞪着不用?如果用,人设就会崩塌,承诺过「不作恶」的谷歌一定会面临更大的舆论危机。

今年爆发的各种侵犯隐私和广告问题风波就是谷歌暗中动用大数据资源带来的直接结果,谷歌员工和社会公众一直通过不同的方式在表达着不满。把自己送上神坛的谷歌,现在亲手把自己拉下马。

资本本就是逐利的。事实摆在眼前,今天的谷歌已经不再是用户心中的“白月光”。走下神坛的谷歌未来会因为“作恶”而受到怎样的舆论压力暂且不提,现在击穿其底线的这一股压力,或许已经预示谷歌前途多舛。

三大困境难摆脱 谷歌移动时代的至暗时刻开始到来

谷歌变着方法的大量推送广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其公司整体面临巨大压力和困境的表现。谷歌,或许已经迎来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至暗时刻。

(1)信息流成谷歌翻身契机 却被隐私问题掣肘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信息流业务成为拥有搜索引擎产品的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在中国市场上可谓百家争鸣。寒冬之下的谷歌看到新的契机,今年9月,谷歌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宣布推出全新的搜索功能,其中就包括信息流。

谷歌开展信息流业务,主要是为了与Facebook和Twitter竞争,其想要通过内容吸引用户,增加用户使用时长,进而发掘广告等方面的商业机会。但用过信息流的用户都知道,信息流对于用户画像的要求相当高,谷歌是不是也要动用用户数据了?

在很多原有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隐私问题会成为谷歌信息流的发展最大阻碍。欧美社会对信息茧房和隐私问题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就连搜索结果的个性化都被严重质疑。谷歌的一家竞品(主打隐私保护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发现谷歌有“千人千面”的定制化结果,尽管实验并不严谨,但依然引起了轩然大波。由此可见,谷歌稍越雷池一步就会被发现,其信息流的发展注定会有很大限制。

(2)安卓业务增长放缓 生态矩阵面临巨大挑战

在全球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见顶的情况下,安卓用户量难以保持高速增长,这对于谷歌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与此同时,安卓系统在用户市场、开发者争取乃至谷歌自身多个方面都遇到困境。在欧洲,欧盟对谷歌开出5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设法限制谷歌套件的竞争力,中国市场也基本不存在谷歌套件的获利空间;大型游戏开发者如Epic Games发行《堡垒之夜》安卓版时不上架play商店;「安卓之父」安迪·鲁宾丑闻缠身更是无法挽回的负面。这些都对安卓的生态发展造成了困扰。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中国国产手机品牌崛起,很多厂商也都有新想要自研系统。未来东南亚、非洲等具体区域还是存在人口红利,尤其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还会有大量争夺的空间。如果操作系统领域有更多的对手入场,安卓处境危矣。

从这个层面上看,谷歌正在逐渐丧失对移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掌控力。而在未来的操作系统上,目前谁都说不好,这会让当前谷歌现有业务的想象力变得更小。谷歌目前是把精力投入到了Fuchsia上面,但是安卓能否顺利向Fuchsia过度?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3)享受过多垄断红利 已被监管者和政府盯上

过去谷歌的盈利模式之所以顺风顺水,主要是和垄断优势相关。虽然美国科技巨头林立,但在搜索引擎领域只有谷歌。谷歌不但系统和一些重要APP强行捆绑搭售,其旗下YouTube也是视频网站的老大,虽然也有一些不成功的尝试,但拳头产品基本都有垄断倾向。

这就是谷歌广告营收过去一直高枕无忧的原因。但是随着不同产品界线变得模糊,Facebook、Twitter、Amazon都可以分一杯羹,谷歌躺着赚钱的日子即将过去不说,垄断行为本身也开始受到世界范围内的监管。

在政府关系上,谷歌显得四面楚歌,光是在欧洲就已经经历了多次罚款,包括去年6月罚款的27亿美元,起因是谷歌在搜索引擎里把自家的服务排在前面。今年又因为安卓系统和套件的问题被罚50亿美元。紧接着其又因为隐私问题参加美国的听证会,接受现场问询蜜汁尴尬。另外据新浪财经报道,澳大利亚可能也要加入对美国科技巨头的制裁队伍。

随着欧美官方层面对谷歌变得越来越“挑剔”,尤其是欧洲对美国的跨国巨头态度一直不算太友好,这必然会影响到谷歌未来的营收空间。

总的来说,近半年来资本市场的反映,也代表着投资人对谷歌发展倾向的理性判断。股价持续波动下跌的背后,谷歌确实已经遭遇了不少的问题。从这个角度上看,微软从非FAANG成员重归市值第一的宝座,相当实现了中年复兴。但谷歌如果不能找到应对的方法,搞不好真有可能在FAANG中率先掉队。

从11月底开始,一款名叫「音遇」的K歌应用突然冲上App Store榜单,并且持续保持在社交免费榜的前列。这款应用主打歌曲接唱的游戏玩法,被认为是声音社交的一种新尝试,不过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社交和声音识别等部分功能尚不成熟。

根据笔者观察,这款在线K歌APP没有使用行业内常见的K歌模式,转而以游戏化玩法切入,成功避开了「全民K歌」和「唱吧」等头部K歌应用的锋芒,获得了不少年轻用户的青睐。但是随着用户体量变大,音遇的发展也开始面临一些挑战,那么接下来音遇能不能克服这些困难?这款差异化的K歌社交APP,未来又可能往什么方向发展?

定位年轻+娱乐玩法 音遇APP突然走红

虽然近段时间音遇一直霸榜,但音遇的走红有一定的偶然因素。这款应用大约在9月20日就已经上线,但前两个月它的下载量并不高,其关注度逐渐飙升主要是在11月中下旬。此后,音遇才逐渐凭借其玩法继续笼络新的用户,将平台用户活跃度保持在一个比较好的水平上。

音遇的主要玩法可以归纳为三种,包括劲歌抢唱、热歌接唱和全民领唱。其中前两种是根据歌词接出下半句的比赛形式,两者的区别是,前者每道题都必须抢答,后者可以按顺序轮流答题(当前玩家放弃此题才进入其他玩家的抢答环节),保证每人都有发声机会,比较照顾抢不到麦的用户。

第三种全民领唱是在11月上线的版块,用户可以选择想唱的歌曲片段演唱,可以作为用户UGC内容,供前两种模式作为题面,也可以像信息流一样被广场上的用户收听到并收获“Pick”。虎嗅作者“mrpuppybunny”指出,正是此功能的上线,才为音遇吸引了大批用户。

值得关注的是,这款突然走红的应用背后似乎又有头条系的身影。音遇的开发者是北京有三逗科技有限公司,据中国音乐财经网报道,该团队核心成员为头条系创业者。新榜也指出音遇已经获得头条系投资。

虽然音遇官方没有对自己做过多介绍,但从用户定位来看,音遇和抖音的用户可能有一定重合,例如在常常能碰到发布抖音流行语的用户,总体风格和分类定位都偏向00后或歌手的粉丝群体。现在很多新的社交媒体都是企图通过抓住00后来进入市场,音遇能够实现它的目标吗?

新模式不代表新出路 音遇发展仍有三大挑战

虽然音遇使用的新模式,让其登陆市场之时不用与现有的头部K歌应用直接展开竞争,但音遇自身的能力是否足够、新模式遇到的新问题该如何解决,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1)版权问题是最大障碍 翻唱营利也需要授权

现在音遇的中高频用户已经可以发现,在接唱过程中常常会有重复的歌曲题目,这实际上就说明音遇的曲库大小很有限。再加上分类粗犷,很多细分领域的歌曲都很难遇上,更加印证了这种观点。作为一个刚刚发展起来的APP,在没有和其他在线音乐服务方合作的情况下,要想获得够大的曲库确实是一个难点。

包括现在接唱的题面也并未使用原声,而是使用用户UGC的内容,可能也是尽量避免原唱高昂的版权费用。但是因为应用内的打赏环节存在,所以音遇也是在利用歌曲演唱营收,仍然是需要获得表演权授权的,这就导致歌曲库仍然很少。

行业其他企业也并没有太多捷径可走,唱吧经营时间长有一定积累,早年也在解决版权问题花了很多功夫,全民K歌则是腾讯音乐在后面支持。音遇要建立较全的曲库,保证可玩性和多元化,还需要加大在版权上的投入。

(2)定位社交但功能不便 有关系链流失的担忧

虽然定位为社交,但音遇的社交功能只能说是浅尝辄止,用户添加好友之后无法与好友进行沟通,关注后不能进行有效的互动。也就是说这个社交完全定位于陌生人社交,并不提供由生而熟的渠道。

也许音遇疑虑的是,如果好友之间可以私信互动,音遇会不会重蹈其他陌生人社交应用地覆辙,也就是用户新建立的关系链会不会又回流到微信或QQ平台。毕竟很多人在新的社交应用认识了陌生人之后,最常问的就是“加个微信”。

(3)产品还不够成熟 机制上仍然存在痛点

在音遇主打的K歌玩法当中,音遇也还是展现出了不成熟的一面。有的用户埋怨接唱识别的技术并不是很准确,并为此给出了差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用户当中既有认真按照规则接唱的,也有自发结合创意进行UGC产出的,他们都是平台的重要用户群体,但两者之间混合匹配不利于提升用户体验。

前者主要是技术上的问题,笔者了解到,音遇的识别技术来自于ACRCloud的哼唱识别技术支持,本身也具有一定水平,今后可能随着版本迭代会逐渐完善。后者以及其他存在的用户痛点,就要看音遇接下来如何进行处理和应对了。

开拓发展方向解决使用痛点 或许是新兴应用的必经之路

在已经积累了偏大量的用户规模的情况下,音遇过于简单的内容可能无法满足多元化和希望尝鲜的用户需求,接下来音遇肯定还是需要继续开拓发展方向,从玩法和曲库上多做文章。

(1)核心需求仍然是“唱”个人K歌功能可能还是会上线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音遇APP中领唱环节上线后,吸引了大批用户的使用。因此用户对于这类产品的需求仍然还是在唱歌这个核心功能。为了保证用户留存和UGC内容的丰富性,音遇以后可能还是会发展个人在线K歌或歌曲创意UGC领域,和全民K歌、唱吧等APP直接竞争。

如果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获取海量伴奏的授权就是一个比较庞大的工程。与头部应用的竞争固然会困难,但音遇相对来说与全民K歌的用户定位差异很大,或许能够打造一个00后的K歌应用。

(2)游戏化玩法继续创新 促进用户活跃程度

游戏化的环节是一种吸引用户和维系活跃的方式,接下来推出更多玩法应该是在条件足够的时候必然要做的事。像现在的接歌词下句这种形式,本身就是音乐综艺常见的玩法,在《我爱记歌词》等节目中常常出现,深受观众喜欢。

这类玩法还有很多,例如猜歌名等等。以前在QQ空间的小游戏当中,一款叫《猜歌王》的游戏非常火爆,显然这些形式都是音乐用户所喜爱的,好友PK的形式也能促进社交关系链的复制,对音遇的后续发展也有利。

(3)如确属头条系可能获得资源支持 但腾讯也在虎视眈眈

如果音遇团队的头条系背景确实意味着它属于头条系产品,那么字节跳动或许会有一定的资金支持,获取更多的曲库授权。而且抖音也和很多音乐版权方达成了合作,音遇在转授权方面或许会有更多便利。

但如果头条真的能把这条路走通,腾讯会不会利用其社交和音乐优势,以及成熟的K歌软件进行阻击呢?据笔者了解,全民K歌当中早就有“歌房”的功能,虽然与音遇的玩法还是有细微差别,但至少意味着腾讯如果决定介入,追赶的速度会非常快,而不会像微视追赶抖音那样乏力。

音遇作为一款创新型的音乐社交应用,确实有不少的可取之处。不过在面对自身的痛点问题以及客观存在的版权壁垒时,还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或许模式和玩法的进一步拓展就是音遇下一步的方向。在这一过程中,音遇是否能获得头条系的支持,又该如何应对腾讯音乐可能的反应,还留待后续进一步观察。

本文地址:http://www.projectbidding.cn/archives/2470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创业资讯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