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中英文在线翻译】《双世宠妃2》开局播放量破2亿,半年败光近千万融资

2018-10-24 20:14  阅读 1,169 views 次 评论 0 条

 

谷歌中英文在线翻译】《双世宠妃2》开局播放量破2亿,半年败光近千万融资

“前生今生,盛宠归来”。10月22日晚,在粉丝翘首以待了一年之后,网剧二代《双世宠妃2》在腾讯视频正式开播。上线不到两小时,该剧网播量迅速破千万,截止到发稿前,其网播量已破2亿,位列今日网剧排行榜首位。

口碑层面,尽管当前豆瓣评分尚未开放,但从昨晚弹幕回馈,“露出姨妈笑”、“还是相同的味道”、“苏到少女心炸裂”等一众评价来看,《双世宠妃2》的开局不输去年盛况——“开局相当出彩”。

不过,网剧市场早已今非昔比。从去年的《河神》《白夜追凶》陆续出海,到今年的《镇魂》《延禧攻略》纷纷出圈,网剧“全民化”越来越成为一种新的趋势。这也让本就无过多关注的网络剧,形成一定压力。但对于有着“剧二代”头衔的网络剧而言,情况则较为明朗。

那么,《双世宠妃2》能否就此打破次元壁,成功“出圈”?它又能够给当下的诸多“剧二代”带来哪些启示?

甜宠剧“出圈”有迹可循,《双世宠妃2》能否大获丰收?

相比电视剧题材分类的常规化,网络剧在题材分类上,往往更占据优势。近年来,随着相关政策的日益收紧,去年观众酷爱的悬疑、奇幻类型剧,数量相对有所减少;而主打少女心市场的爱情、甜宠剧,逐渐占据半壁江山

根据骨朵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中上线的网络剧共达68部,涉及22个类型。其中,爱情剧数量最多,占比达到20.6%,而在这一众类型当中,“甜宠”或作为元素,或作为类型分化,无疑是占据比重最多的一大门类。诸如,今年已经播出的《结爱》《芸汐传》《夜天子》等剧,网友无不在用“少女心爆表”来评论这类型剧集。

其实,众所周知甜宠剧题材是当下网剧市场最易成功、也是最易“出圈”的类型元素之一一方面,它具备电视剧市场“女性受众占据半边天”的极大优势,只要拿捏好撒糖、玛丽苏成份,少女心题材基本都会有网友为之买单,好比早年间的喜剧题材;另一方面,在比肩大制作、大手笔的硬题材作品领域,甜宠剧往往在制作上更易上手,更具简单流程,不需要像悬疑、推理等题材一般,耗费大笔资金和花费大把时间聚焦在专业知识领域。这也是这两年甜宠剧火力全开的真正原因所在。

但纵观甜宠剧发展市场,率先火起来的时间点还是在2015年。当年,张天爱、盛一伦主演的古装穿越剧《太子妃升职记》,正是凭借着剧中“男穿女身”、“肢体互动”、“流行网络词汇”以及“后期的高糖发甜”,揽获观众芳心。今非昔比,女主张天爱早已摆脱“网剧”标签,成功晋级为新生代流量女星和电影咖范畴,男主盛一伦也在各大IP剧中出演男一号,身价上涨。

也是从那时候起,甜宠剧,乃至网络剧“出圈”标准才有迹可循。剧中演员是否爆红、作品传播力度是否能够引起网友热议、相关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多少等等,都成为评判一部网剧是否“出圈”的重要原因。

而去年播出的《双世宠妃》第一部,基本已达到“出圈”第一部,邢昭林虽未达到“胡一天”红火程度,却也在该剧之后迎来多部剧集“男一号”,女主梁结相对走红势头较为渺小,后续能否成功出圈还要看在播的《双世宠妃2》。这也就意味着,《双世宠妃2》肩负着男女主能否“爆红”、微博打榜次数能否达到“及格”、剧集热度能否突破次元壁等一众重任。

从首播情况来看,《双世宠妃2》的开局较为不错。2小时破千万、24小时破2亿,官方微博坏阅读量达6.8亿,男主邢昭林在剧集效应带动下,其微博超级话题已冲击至第六名,排在其前面的分别是蔡徐坤、朱一龙、邓伦、孟美岐、白宇等当红偶像。

《双世宠妃2》的开播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但似乎,好戏还在后面?

“网剧二代”质量层次不齐,《双世宠妃2》能否打破魔咒?

众所周知,“良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但这并不意味着,“良好的开始就一定有所收获”。

诸如,今年上半年播出的《法医秦明2》。该剧在上线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一天后,豆瓣开画曾罕见地给出8.2高分,网播量累积达到2.5亿。可谓,开了一个完美的开端。

但好景并不长久,随着视频网站每周逐步更新,《法医秦明2》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多:新演员演技拖垮剧集整体水平,是罪魁祸首;案件故事可看性以及整体逻辑不如第一部,是问题之二;同档期同题材网剧《骨语》正面刚,是压垮《法医2》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该剧豆瓣评分停留在5.6分阶段,离第一部7.0分相差不少。

当时,搜狐视频在一次媒体招待会上曾总结了《法医秦明2》“失败”原因,制片人郭琳媛女士表示,很多网友给这部剧打出一星的理由是因为演员班底大换血,而对于剧情他们并未作出相关评价。这也就意味着,原班人马对于网剧二代、乃至整个剧二代的重要性。

一方面,观众们会因为演员的“换班”产生审美不适,而先天性自动屏蔽“剧二代”剧情接收;另一方面,在演员换班、故事情节又欠缺的档口,“剧二代”极其容易“扑街”。

《双世宠妃》背后的制作公司余洲影视曾在去年接受采访时就已明确表示,《双世宠妃2》在制作班底上将会原班人马全部回归。尽管开播之后,观众发现导演已经换人,但好在全剧组人员全部回归,这才给网友留下了好的“初印象”。

再加上,在第一部剧集当中,“撒糖”成份已成功赢取观众芳心,升级后的《双世宠妃2》在延续精髓的基础上,也逐渐提高了场景搭建、服化道、布景等诸多细节层面,这才赢来首个开门红。

不过,目前也有网友指出,在第一部剧集当中,观众对“两个女主”的新奇设定颇为好奇,但到了第二部,“双女主”(一个曲檀儿,两个灵魂)衍变为“双男主”(两个八王爷,同一个魂魄)的相似设定,并无多大新鲜感。

而与原著小说对比来看,改编后的《双世宠妃2》剧情走向也更偏向于“男女主花式谈恋爱”、“三角恋”、“自己绿了自己”等诸多情感元素层面,从而弱化了原著小说中的“男女主修炼”、“谁是玄冥大陆的主人”、“时空秘密”、“帝位权谋”等其它副线情节。

诚然,我们承认时下的观众对于“撒糖”、“高甜”、“玛丽苏”等诸多甜宠剧具备的元素的喜爱成都。但对于一部“已知套路,固步自封”的网剧二代而言,这种“重复自己”的形式,并不见得一定会奏效。

《花间提壶方大厨》第一部热播期间,观众曾对“男女主借用做菜传达爱意”喜爱倍加,但在第二部并未有过多“升级”上,反而丢了一批原有原著粉;《亲爱的,公主病》首播曾凭借“反套路”、“粉红泥石流”逆袭为网剧黑马,但第二部《亲爱的,王子大人》“反套路”就未能奏效.......

搜狐自制剧版权中心总经理刘明丽女士在接受娱乐独角兽采访中,就曾提到,甜宠剧“剧二代”的“不易做”问题:它需要在满足大批老粉丝的基础上,获取新粉丝喜爱,并且需要做到剧情有“升级”,否则就会丢失掉原有粉丝阵地。换言之,甜宠剧“二代”在制作过程中,需要给老观众新鲜感,同时也需要适当撒糖来博取新、老粉丝眼球。

为此,刘明丽女士也给出了相关解决方案:在尽可能保留原班制作人马的基础上,为甜宠剧“二代”诸如新鲜血液,比如开启甜宠+悬疑,甜宠+古装等一系列“甜宠+”方式,将甜宠变为一个元素,融合至另一个题材当中。诸如,搜狐视频曾制作的《无法拥抱的你》系列剧,第一部主打“人与吸血鬼的恋爱情节”、第二部则在“爱情”的基础上,增添“悬念感”,将探索吸血鬼家族历史作为剧情主线,以男女主爱情线为其辅助。

“升级版”的剧情、创新性的表达方式,是甜宠剧“二代”致胜的不二法门,如若能够匹配原班制作人马,效果势必事半功倍。《双世宠妃2》当前已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后续能否在创新上进一步加码,是其稳固老粉丝、增添新粉丝的必然条件,也是评判其能否“出圈”的必要因素。

 

“公众号停更、机器无人维护、电瓶被盗走、押金余额未退……这个名为“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项目,曾饱受争议,最终悄然消失在创投圈

“猪了个球”品牌隶属于嘉兴市单身狗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起步于2016年12月。从工商信息看,这家公司此前经营的是计生用品自动售卖机业务,在共享经济风口之下,2017年3月,它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共享篮球分时租赁公司。

共享篮球项目自问世就不曾被人们看好。2017年4月,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曾在朋友圈怼它:“听说创业者为我们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经济项目,共享雨伞,共享篮球,还要到我们办公室来堵我们的门。堵门的就不必来了,我在办公室的时间也很少。”

尽管被嘲笑和看衰,同年5月,“猪了个球”还是完成了千万级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创投。千万融资并没有减少外界对共享篮球项目的唱衰,同时,在全国各地还出现了很多同类项目。

有网友在微博称,2017年11月,“猪了个球”部分共享篮球场地的篮球柜里已经空空如也。此外,还有多位网友在微博表示,“猪了个球”的押金和余额无法退还。

只过了半年时间,宣称“花几块钱,享受一流手感”的“猪了个球”,在败光千万之后,手感难道就没有了吗?

共享风口下的“新成员”2017年年初,“共享经济”的概念开始在国内盛行,数不清的行业企图搭上“共享经济”这趟顺风车,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卫生纸、共享雨伞,甚至共享男友……趁着消费升级的潮流,它们都试图在共享风口下分一杯羹。共享篮球项目也是其中的一员。

提起共享篮球,因为起步最早,“猪了个球”算是行业内的“明星公司”。

2017年3月,“猪了个球”正式进入共享篮球行业。据项目介绍,这是一家篮球自动分时租赁平台,旨在为全国5000万篮球爱好者提供高效高性价比的篮球自动租赁服务,主要部署在占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

项目方这样阐述自己产品的逻辑:篮球爱好者多多少少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走在篮球场边上,一时技痒想投个篮,不好意思跟人家蹭球,自己又没有带,共享篮球的出现就会解决这个需求。

2017年5月,猪了个球开始陆续向全国铺设共享篮球柜,首批布局以一线城市为主。

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柜共有8个小柜子,每个小柜子里各放一个篮球,从下图中看到,每个小柜子上印着二维码还有租借篮球的操作方式,柜子旁边的一根细铁链绑着一根打气筒,柜子上方会安装一个摄像头。

铅笔道了解到,想要使用篮球,用户需要通过“猪了个球”微信公众号进行操作。在这个公众号中,用户可以租球、还球,想要使用篮球,需要提前支付29元的租金,费用为每小时2元。柜子上方的摄像头用于监督租球人是否在规定时间内归还篮球。而篮球取出之后,闲置的柜子则变成一个储物柜,用于存放私人物品。

猪了个球货柜除了铺设在公园外,还设置在高校、社区或者体育馆内,学生上传学生证并交纳押金后,就可以免费打球,每天只有一次免费机会,一次4小时,超时则需付费。

项目融资时,猪了个球创始人徐敏曾接受了一系列媒体采访。媒体采访信息显示,大学毕业后的他进入吉利汽车工作,公司要求上班必须着正装,这类衣服普遍价格昂贵,刚毕业的徐敏囊中羞涩,他在吉利仅仅工作两个月便辞职,开始了长达6年的线上服装零售生意,曾扬言做“中国的优衣库”。

在猪了个球工商信息中介绍到,公司创始人徐敏先前就职于阿里巴巴,具体职位尚未说明,此处与其对媒体表述的从业经历略有出入。

为什么选择做篮球项目呢?徐敏对相关媒体表示,自己有一个朋友叫严州,常抱怨打球时带球不方便,另外,不少篮球爱好者会出现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临时打球、买球会丢等情况,打球时贵重物品寄存也是一个痛点,至此,他萌生了自动租赁篮球的想法。

这门生意到底挣不挣钱呢?关于共享篮球的具体数据,徐敏并没有对外披露过。不过,徐敏曾假设,一台猪了个球设备的成本是一万元,如果机器使用5年,那每年成本为两千元,换算成每天的成本仅为5、6元。理论上看,共享篮球商业模式是成立的。

刚成立两个月,猪了个球就拿下马笛儿创投独投的千万级Pre-A轮融资。融资用途为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

从成立到到引起话题,再到成功融资,虽然遭受质疑,但猪了个球开局还算风光,成功成为媒体和公众的焦点。只是,这种顺利并没有持续太久。

6月,猪了个球公众号推了4条文章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租球整个租借过程全部依附于公众号完成,如今的公众号却已经被注销,所有子栏目均显示“404无法打开页面”。

从社交媒体网友的爆料显示,11月23日,猪了个球部分货柜铺设点已经出现篮球缺失的情况,打客服电话,其表示“并不知情”。同时,租球押金由29元上调至69元,租球费用变为第一小时2元,随后每小时1元,5元封顶。

11月27日,猪了个球部分篮球货柜已经空空如也。12月,嘉兴市单身狗贸易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已经注销。

猪了个球作为共享篮球首家公司,从一开始动作就极为高调。百度搜索“猪了个球”关键字,出来的信息有2.9万条之多,而搜索“共享篮球”,出来的消息几乎都是关于猪了个球。曾高喊 “花几块钱,享受世界一流的手感”,成立仅半年时间,“手感”便没了,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不单纯的“身世”共享经济的热度不断催生“共享”项目,共享男友、共享纸巾……一个又一个项目被强行扣上共享经济的帽子。

创业者蠢蠢欲动,投资人倒显得冷静多了。

2017年4月,金沙江创投创始合伙人朱啸虎在朋友圈表示,“听说创业者为我们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经济项目:共享雨伞、共享篮球,还要到我们办公室来堵我们的门。所以在此分享一下我们投资共享经济的基本逻辑。堵门的就不必来了,我在办公室的时间也很少。”

共享经济火爆之余,这条动态不出意料在朋友圈蹿红。猪了个球专程对此表示,“朋友圈传播的图片确实是公司在嘉兴试点的设备,但朱啸虎发文堵门的绝非本公司,只是很不巧都出现在同一天,公司方属不小心躺枪。”

所谓的好坏优劣总是相对而言的,有人唱衰,自然有人看好。

次月,猪了个球得到马笛儿创投的1000万元投资。马笛儿创投也算是一家不错的机构,相对于其投资的千聊、维权骑士阿拉丁、映客等知名项目。

实则,从猪了个球工商信息中便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嘉兴市单身狗贸易有限公司起步于2016年12月,公司起初从事成人用品销售,知识产权一栏中看到,2016年12月22日,“单身狗贸易”一天内申请8项商标注册,产品分类大致为医疗园艺、医疗器械、科学仪器等,商标名称为“求偶”,由此不难理解这家公司工商名称为什么会叫“单身狗贸易”。

2017年3月24日,单身狗贸易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公司经营范围一栏中增加了一项体育用品的租赁业务,彼时,徐敏成为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持股80.83%。

公司第二大股东德荀(上海)创客空间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法人为许捷,该机构为马笛儿创投的投资实体。徐敏同时在三家公司担任法人,分别是嘉兴奥维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休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桐乡满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而德荀(上海)创客空间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名字同时出现在嘉兴奥维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满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两家公司股东列表中,分别持股12.5%和20%。

工商信息显示,嘉兴奥维科技有限公司起步于2018年6月,公司无工商变更记录,可以推断为原始股东;桐乡满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2013年9月4日,股东列表中除了出现一名个人投资者名字外,还有德荀(上海)创客空间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这家公司目前已经被注销。

由上面线索看出,六年前,马笛儿创投已经在支持徐敏做项目,满速注销后,马笛儿创投再次支持他的下一个项目——猪了个球。

铅笔道通过单身狗贸易公司工商信息中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一位女士。她对记者询问猪了个球公司的状况感到意外。她表示,她曾是该公司的财务人员,所以工商信息会留下她的联系方式。然而,她表示,自己在今年过年后就已经离职去别家公司上班了。

对于公司是否已经倒闭清算,她表示并不知情。她表示,离职后并没有与徐敏和其他人员来往过。当铅笔道询问公司规模及当时的财务状况时,她连声称不知道,并挂掉了电话。

这位女士称今年过年后还在公司上班,然而工商信息显示单身狗贸易去年底已经注销,似乎无法对应。然而,很快铅笔道便找出了答案。

徐敏另外一个项目“满速西服”,所属公司桐乡每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公司显示存续状态,其工商信息中的电话仍然是前面这位女士,也就是说她年初时同时在两家徐敏的两家公司担任财务人员。这家公司去年初发生过名称变更,此前名称正是“桐乡满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对于满速西服,徐敏曾在报道中介绍过,他先前从事电子商务行业,满速是一个年轻人的商务装品牌,纯线上销售,做了六年多规模最大的时候做到了1个多亿。铅笔道搜索了这个品牌的服饰,属于低端西服品牌,主打低消费人群市场。铅笔道联系到了满速工作人员,其了解来意后,立即没有任何回复。

另外,铅笔道在项目数据库中寻找到一个标明是徐敏的联系电话。拨通电话后,从声音判断像是一位中年妇女,普通话略不标准。当铅笔道询问这个电话是否属于徐敏时,她表示肯定,但拒绝告诉她与徐敏的关系。然而,当铅笔道想要通过她联系到徐敏本人,进一步了解项目情况时,她表示没有办法,随即挂断电话。

铅笔道在微博搜索“猪了个球”官微,发现这家公司的企业资质在2017年4月28日未通过年审,目前已经被注销账号。关注18人,粉丝115人,这些数据证明这家企业曾经存在过。

现在在社交平台上搜索“猪了个球”,更多的是用户抱怨押金未退还的问题。微博一名网友说:“当初体验了一下,后来没怎么用。再申请退押金,再然后就访问不了了!”一名用户在下方留言,同样表示:“对…访问不了了…”

共享篮球落幕了吗?共享经济作为“舶来品”,在国内市场尚不稳定。猪了个球停止运营,外加欠用户押金余额不退的情况,无疑为这个行业泼了一盆冷水。行业遇冷,自然会现金流紧缺,行业内的企业将难以存活。

为此,铅笔道了解了几家共享篮球企业现阶段经营情况。

“891共享篮球”起步于2016年9月。2017年3月,该项目创始人公开表示公司定制的几百个篮球刚刚到货,可以看出,当时的企业经营状况还是不错的。根据创始人唯一一家所在公司工商资料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电话后,显示该号码已关机,另一个联系号码则显示为空号。铅笔道发现,创始人所在的这家公司虽处于存续状态,但名称为“车体宝”,所从事的行业是软件开发,似乎都与公司之前的创始人之前的共享篮球项目无关联。

另外一家曝光过的共享篮球项目“敢拍共享篮球”,也就是“YongShot”。资料显示,该公司起步于2015年,项目介绍为文娱传媒,主要为运动爱好者打造短视频,公司创始人曾在2017年3月份对外表示,公司的共享篮球已经在一所高校试运营半个月,目前数据已具备参考价值。然而,从目前该公司的信息显示,已经没有共享篮球的身影,还是主要提供运动短视频分享服务。

从以上几家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来看,公司负责人手机关机、空号,又或者公司已经被收购,种种迹象映射出这个尚不成熟的市场正处于窘迫的状态。

铅笔道又联系到一位目前还在从事共享篮球项目的管理人员李冰(化名),他对铅笔道表示,自己公司目前已经在上海、南京、杭州铺设了100多个点位。“我们发展速度比较慢,在2017年9月份才开始铺设点位,之前一直在研发货柜功能。我们的货柜有自动还球系统,这样一来会明显较少耗损率。”

谈及项目回本时间,李冰解释,“机器投在哪儿和项目回本速度有直接关系。像我们在上海一所学校投放的点位,一个半月营收四千多,就已经回本。”

问及篮球造价,他表示,单个篮球在35元到50元间,押金为89元,对于学生会有优惠套餐,学期卡或者月卡。

当铅笔道问及,学生属于低消费人群,在学校铺设点位的盈利能力会不会不如商务地段。他表示,上个月某大学的借球数量就有两百多单,按照一单3元计算,收入状况还算不错。他表示,公司现阶段已经与一家大型公司合作,会尽快打入北京市场。

谈到猪了个球项目时,他说表示“那个项目很早前就已经倒闭了,那家公司比较高调,搜索共享篮球关键词,出现的一个是猪了个球,另一个就是一元体育。猪了个球比我们早做一个半月,总部在浙江那边,前身是做计生用品的。”

对于猪了个球的倒闭原因,他表示,这家公司很早拿到融资,但拓点位非常快,差不多4个月时间就拓了360多个点位。同时,他表示,猪了个球最致命的弱点在机器上还球系统,球借出去,无法保证球还回来,这也就解释为什么最后这家公司投放越多,死得越快。

一个新的消费习惯出现,需要人们花很长时间去接受、适应,但前提是这项内容是否为刚需。铅笔道询问多位高校学生关于共享篮球的看法,多数学生都表示不会使用。

同时,铅笔道在知乎中也看到很多人对共享篮球的看法。有人称,“不缺篮球,更多的是缺场地。”“感觉这种篮球不太容易管理,容易丢失。”“就算一时兴起去打球,也要换个装备吧,光有球有什么用。”

如今,创投行业正处在漫长的资本寒冬之中,曾经一些处在风口上的项目也已经出现了融资难的情况。共享篮球,这个模式受质疑,被认为满是泡沫的行业,投资人和创业者的热情似乎也已经烧完。

 

如果还想了解看看延禧攻略相关资讯请看:http://www.projectbidding.cn/archives/773

本文地址:http://www.projectbidding.cn/archives/775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a, a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