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风水大师传奇:7. 雄才威震南雄镇

添加大师微信:djbzyc2021断吉凶祸福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记述民间风水故事的传奇小说。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风水学,古称“堪舆学”。本书记述了历史上著名的堪舆大师一一广东人所称的风水先生赖布衣,数十年在广东沿海一带寻龙探穴,察相占卜的故事。赖布衣摆脱功名的诱惑,斩断情丝的纠缠,常年跋山涉水,不畏艰难,不避风险,治山理水,扶正祛邪,除恶安民,深得人心。这里既有鲁班、赵匡胤、朱元璋.孙中山等名人奇事,也有婚娶、病老生死等凡人小事,亦不乏“五羊城”地名的传说。既有趣味性,又有知识性。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雄才威震南雄镇
风水大师传奇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拉着一枝青竹枝,捏着一块白布,也不知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竟一直离南雄镇而去。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南雄镇郊凤凰桥侧,坐落一家酒店。北方的酒店门前,多用长条形白布,写一令“酒”字,高高地挂起来,名曰“酒旗”,又叫“酒帘”。南方特别是粤川一带,酒店多不用此标志,只在门前挂一个圆形的黑漆牌子,上写一个金色“酒”宇,所谓黑漆底金字酒牌而即指此也。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这家酒店的店主叫李二曲,他卖的酒,也叫“二曲白干”,据说是陈年佳酿,芳香醇喉,所以光顾的客人不少,今早也不例外,店里早已座无虚席。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这时店外走进一个衣衫褴褛的半百老人,只见他拖着一支青竹杆,捏着一块白布,十足一副乞儿模样。他一直走进店内,开口不是要酒,却说道:“掌柜!请借小子一支上好狼毫笔使使!”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掌柜李二曲一眼瞥见这衣衫破旧的老头,心知是乞儿,再听他开口不是要酒,竟是借笔,而且要上好狼毫笔,心下便老大不高兴,爱理不理的冷冷说道:“老嘢!你要笔?不要酒?你识字?”说罢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周围之酒客本就注视着这一边,这下子更哄然大笑起来。有人嘴里不干不净的叽嘲道:“这老不死大概饿昏了头,要毛笔写状纸送阎罗王。”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老头转头瞥了这口语恶毒的人一眼,只见他眼珠小而圆,一望而知非善良之辈,当下冷哼一声,冷声说道:“阁下气色晦败,黑气直冲印堂,不出三日,必有奇祸临身,自己难保,还敢骂人是阎罗王?真不知好歹!”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原来这老头正是赖布衣!当下他也不理那小眼珠人,从衣袋里拿出二枚通宝,递给掌柜,道:“不借,买也罢。”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掌柜李二曲裂嘴一笑,便递出一支大楷上好狼毫毛笔,赖布衣接过,展开白布,饱醮墨汁,在白布上疾笔而挥,众人但见龙飞凤舞二行大字,白中显黑,分外醒目:“姜不磨不辣,相不看不发。”下面更有一行小字,曰:“知与不知,我自知之;应与不应,不应不收钱。”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众人看得呆了,不想这糟老头,成副乞儿叫化模样,竟有这一手好字!而且口气颇是特大,当下便有人不服气的“哼!哼!”连声。那小眼珠的恶汉,排众而入,指着赖布衣的鼻就骂:“老叫化!你口气好大!来来!你且替我睇个相,如有半字虚言,我拆你的招牌,打断你的狗腿!”他刚才被赖布衣奚落一番,心中不满,借题发挥。这人叫徐二,是南雄镇一名臭名昭著的恶棍,自恃家中有几个臭钱,又会几手拳脚,在镇中无恶不作,有识得这恶棍的本镇人,都替赖布衣捏了一把冷汗,但他们自然不知道他就是赖布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公然不惧,他深知一个外县入,要在南雄镇立足,自非易事,当下便淡淡一笑,招着徐二说道:“来!来!……”原来他是借徐二扬威立名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当下赖布衣凝目注视徐二,沉吟不语,良久,忽发声道:“施主听了!老夫还是这句话:阁下气色晦败,黑气直冲印堂,不出三日,必有奇祸临身!施主小心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气得跳了起来,近身一把捏住赖布衣腰带,恶声道:“老不死咒我?我要打断你的狗腿!”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冷然一笑,沉声道:“请勿暴躁,施主!三天之期易过,在下并未收你半文钱。三天之后,应者收钱,不应验你大可拆我招牌,打断狗腿。这样总算公平吧?”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围观的客商也同声斥责徐二:“这就是了!睇相者,知无不言,方为上乘。应验与否,三天后自有分晓,你又何必欺人太甚?”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见众怒难犯,只得撒手而去,临出门,恶狠狠瞪着赖布衣,道:“老不死,你不要走,三天后自会找你。稍有虚言,哼!……”说罢离去。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哈哈一笑,连声道:“去!去!去!放心!老夫必定在此等你!”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离了“二曲洒庄”,心头恨怒交集,发狠道:“本爷有钱有势谁奈我何?三天后,我必拆你的招牌,断你的腿!”徐二不但有钱,而且与当朝御史宋之子宋仁是拜把兄弟,狗仗人势,入仗官威,两人臭昧相投,狼狈为奸,镇中乡亲父老,确也对他俩避之远去,畏若鬼神。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这徐二返到家中,说不惊是假,特别是现在到了三更时分。今晚的月色仿佛特别灰暗,说实在的,现在是十月初二了,正是上弦一弯钩月,连星星也仿佛给萧瑟的秋月风吹去了。徐二按下心头的惊恐,提着一支风雨灯,捏着一支粗铁棒,绕室巡视,从他那骨碌碌乱转的小眼珠,也可以知道他对“老叫化”所说的“奇祸临身”确是惊疑参半的。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一晚平安的过去,现在是五更天将晓了。徐二心想,不会有事了!哼!到三天没有事,你“老叫化”死定了!他又定神发起狠来。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就在这时,左面厅堂里突然传来一声怪响,仿佛是有物坠地,徐二心头一震,连忙提着风雨灯,捏着铁棒,蹑手蹑脚的摸近厅堂。只见靠窗墙角处,有团黑影在呀呀呻吟,徐二心内一毛,随手提着铁棒,砰砰的敲打着,大声粗喝:“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本爷厅堂惹事?……来人呀!有贼!……”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数名家丁闻声扑出,厅堂中的黑影吓得心胆俱裂,疾速翻身扑上窗台,连身边的黑色包袱也顾不得拿,一翻窗溜了。徐二有家丁壮胆,扑出厅堂,贼人已去。徐二大声喝:“不要追了!”他知道穷寇莫追这个道理。一名家丁跑近黑影刚才隐伏的地方,忽然“呀”了一声,提起一个沉甸旬的黑色包裹,道:“老爷!这是贼人留下的包裹!”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双眼一亮,接过黑包袱。只觉得重甸甸的。心想,这贼徒偷鸡不着蚀把米,该我老徐发财!……忙转身吩咐家丁关上大门。待大门关上独自打开黑包袱,一看之下,顿时把个人惊得呆了!原来黑包袱内,竟是一块碧玉如意!玉如意颜色翠绿,晶莹剔透,绿彩流动,仿佛雨后绿叶在阳光下闪着绿光,一望可知是一块值万金的宝物!徐二这一世人,还从未见过这等珍物,今见之下,自然惊呆了。待魂魄稍定,心头不禁狂喜,心想,有了这块碧玉,自己这世人,穷奢极欲,也花不完了!唔,老叫化咒我奇祸临身,想不到我徐二却是大福临头,你老叫化招牌拆定,双腿断定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第二天一早,徐二便带着四名家丁,悄悄走进宋公馆,狗仗人势,徐二居然不敢忘了他的拜把兄弟宋仁,要与宋仁同开个庆功宴,庆贺一番。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到了第三天晚上,徐二吩咐家丁准备麻绳、铁棒,准备第二天一早,便到“二曲酒庄”来。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二曲酒庄”一棵松树下,赖布衣依在树边,柱着一支青竹杆,挂了那块白布,白布上还是那几个龙飞凤舞的黑字:“相不睇不发。姜不磨不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酒店座无虚席,路上行往的人也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走近赖布衣身边,三天来,赖布衣也没发过一次誓。说实在的,赖布衣现在衣衫破烂,活脱一副叫化模样,有谁看眼呢?况且三天前赖布衣与徐二交恶之事,早已传遍了南雄镇。人人都在等着热闹。不怀好意的人,幸灾乐祸;好心的人,都替赖布衣捏了一把冷汗,背地里劝赖布衣赶紧溜走了事,免得三天期满,招祸上身。赖布衣不动声色,也不置可否,淡然一笑。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转眼三天过去,好事的人都早早赶来酒庄,等着看热闹。其中有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富商,他是南雄镇一家米铺的主人,家遭不俗,可惜丁运不旺,娶了两房妾,还是膝下无儿。他为人倒也温顺平和,遇灾饿之年常开仓赈济,派发白米。他姓周,叫中海,字文正。这时,周中海走近赖布衣身边,悄悄对赖布衣说:“老人家,徐二那恶棍即将来此找晦气,你还是赶紧溜走吧。如缺盘川,我这里有白银二锭,你拿走赶紧逃命吧!”说罢递给两锭白银,每锭的重量是五两,十两白银不是小数目了。赖布衣心内一动,暗想,这镇上倒也不乏有德之人,可惜良莠不齐,邪不胜正,正亦不胜邪,僵持不下,直弄得民风日下,奸徒横行无忌,我赖布衣适逢此念,倒也尽一番心力!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沉吟间,徐二率领着四名家丁,已凶神恶煞地赶到了!这时,赖布衣走也走不了啦。周中海见状,怜惜地摇了摇头,赶紧走开了。这徐二有财有势,再加上有当朝御史宋高之子宋仁这个恶霸支持,镇上的人谁也不敢惹他。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走得近了,他不进酒店,竟直到赖布衣面前,劈胸揪住赖布衣,乒乒乓乓的左右两个阴阳耳光,直把赖布衣打得吐出牙血。打毕,恶狠狠地吼叫道:“你这老不死!咒本爷三天内奇祸临身,本爷命交洪运,不信邪三天过了!我还不是好好的?来人呀!先拆他的牌,再给我打断他的狗腿!……”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四名家丁作势举棒便要下煞手,赖布衣吐出一日牙血,冷笑一声,道:“姓徐的!你别高兴得太早,老夫所相绝无半句虚话,现在距三天时间还有三个时辰,一切自有分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矣!……”说罢凝目注视徐二片刻,冷笑连声。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旁观人看的呆了,心想,莫非这老头疯了不成?不然的话,大祸临头,还敢说这些漫无把握的话,如惹得徐二火上加油,岂不是死定了!这老家伙也太自负了。他不知道这老家伙竟是弹指退兵,堪舆术出神入化的大师赖布衣,所以有此想。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当然不知是赖布衣,闻言果然气的暴跳如雷,厉声喝道:“老不死!你听着,早也是死,迟也是死,本爷不等了,先打断你的狗腿!看你如何奈得我?……”话音未落,抢过家丁的铁棒,竞恶狠狠向赖布衣头部打去!赖布衣眼看凶多吉少……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就在这时,通往福州府城的驿道上,风驰电掣般驶来六匹烈马,马上是六名全副武装的公差,老远就暴声呼道:“呔!这里可有名叫徐二的人?”声如暴雷震耳。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这一声使徐二惊呆了,举起的铁棍竟硬生生的停在半空,没有落下来,赖布衣险险遭受劫难。徐二定了定神丢下铁棍,走出人群摇手道:“本爷就是徐二,六位差大哥有何指教?”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公差阴森的看了徐二几眼,道:“呀,你就是徐二,算你爽快,免了大爷多走!……”话音未落,疾速拿出一副木枷,劈面扣住徐二的脖子!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吓的魂飞魄散,连忙道:“小民奉公守法,差大哥为何无故押人?”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公差冷笑一声,道:“皇宫碧玉如意三天前被贼偷去,朝廷锦衣卫连夜追捕,有人亲眼看见黑影进入南雄镇徐公馆,然后不知所终,徐公馆不是你徐二,是谁?无须多讲,本差爷要亲搜徐公馆,跟我走!”说罢,不管三七二十一,拖住徐二便走。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徐二心知坏了,今番真是大难临头矣!盗窃皇宫宝物,这还了得,查出玉如意果真在家中,这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吓得魂飞魄散,当下一五一十地把三天前那晚的事说了,并说那块碧玉如意现在当朝御史宋公馆中。这下子宋仁有难了,公差在宋仁居室中,果然搜到那块碧玉如意!当下不问三七二十一,把徐二、宋仁俩人扣了铁链,押上京师而去。后来经三司会审,查实碧玉如意并不是徐二偷盗,但他和宋仁明知皇室宝物,不但不奉还朝廷,相反竟贪图为已有,犯了知情不报,和藏皇宫宝物之罪,被判入狱五年。连宋仁之父宋高,在朝廷上也被宋高宗训斥了一顿,差点丢了乌纱帽。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这件公案震动了南雄镇,赖布衣出神入化的神算术,也震动了南雄镇的乡亲父老!赖布衣成了一个神奇式的人物。“活神仙!活神仙!”老年人这样喊,中年人这样喊,连刚懂事的小孩也跟着大人的口吻叫。家家户户都希望把赖布衣接到家中供养,好乘机请教命里的玄机;这家请了酒,那家又来催,有时甚至为此而争得面红耳热,赖布衣本性随和,不忍过分却这些好客父老的美意,一连两天,都被家家户户争个不亦乐乎。到第三天,赖布衣过意不去,而且,他也约定兰天后要回到镇郊草堂与张兴父子见面,当晚便谢绝一切邀请,悄悄赶返镇郊草堂去。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南雄镇郊草堂。张兴父子早就回来了,他辛苦了三日,到处行医,但只筹得五两银,要迁坟移宅,非得四十两银不可。一时间,再去何处筹集这笔银两?张兴难住了。但赖布衣约定他三天后在此地见面,无奈只得先回来等侯,待见面后,看事态如何,他打算再定欠缺的三十五两银。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掌灯时分,赖布衣返来了,他一见张兴面,便喜悠悠地拱手说道:“恭喜!恭喜!天助你我成功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这里距离南雄镇三十多里路,人迹空旷,故此张兴也闻镇上近日来发生的事,听后微一怔,忙问:“大师别取笑了!我这里只得五两银,我正为此难堪。何喜之有?”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哈哈一笑,道:“你的大对头宋仁已被官府收监,你大可堂堂正正返南雄镇了!”当下把镇上发生的这一段无头公案细说了一遍。张兴听罢,以手加额,庆道:“天助我张家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第二天,一早,张兴抱着儿子和赖布衣上道返南雄镇。一路无话,半天光景,便到南雄镇。张兴这次再返南雄镇,与上次不同了,上次要掩掩缩缩,但这次堂堂皇皇,一路上又说又笑。但到得南雄镇“八角楼”前,张兴不禁想起自己妻亡父丧的惨剧,心头阵阵痛苦,眼中又流下泪来。赖布衣正要安慰说:“恩公切记要节哀顺变,自古有话,否极泰来,你又何必终日悲苦呢?你对我舍命相救,恩同再造,我赖布衣必全力助你中兴家运,但请宽心。”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又在南雄镇露面,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早已传遍全镇。虽然镇上的乡亲父老还不知道他就是赖布衣,但人人都认得他这个“活神仙”,所以早早便有人在街上等候了。出得八角楼,迎面走来一个人,只见他身穿软绸,头戴一顶绣金的绸帽,一望而知是富家人了。他兴冲冲地走到赖布衣身前深深作拱,谠道:“活神仙请了,在下周中海,久仰先生大名,务请移驾到小人家中一叙,略尽地主之谊!”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闪眼一看,原来这人就是在“二曲酒楼”,好心赠银,劝他走避的中年富商中海,又见他前庭宽厚,印堂饱满,满面正气,确不失忠厚之道,当下便拱手还礼道:“前者多蒙如助,小子深深感谢,正要到府上拜候。”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周中海大喜,连忙在前引路。把赖布衣一行三人象贵宾似的迎返家中,坐下献茶,周中海又叫侍仆请夫人、小妾三人出来拜见。赖布衣生性对名利淡薄,半生闯荡江湖,不懂这些隆重礼节,略为不安地连连摆手,道:“周先生请千万随和一点,小子实在不敢受此厚礼!”周中海淡淡一笑,也就不再勉强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当晚盛宴过后,周中海亲为赖布衣捧上一杯上等龙井鲜茶,突然拜倒在地,说道:“小可有事相求,务请先生应允!”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大惊,连忙双手扶起道:“周先生有话好说,切勿行此大礼,折杀老夫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周中海道:“实不相瞒,小子家道虽富有,但周家代代单传,仅得小子一人,现今小子年已四十,但还是儿女无望。周家眼看在我身上断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小子虽死而无颜见周家历代祖先矣!请先生救我!小子为犬为马,亦报大德!”原来他是为绝后而痛苦。这也难怪,万恶源,无后最不孝,这是中国几千年来所遗下的伦理训教,周中海又焉能例外呢?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对周中海颇有好感,沉吟之间,慨然应答道:“好说!好说!周中海先生请起,老夫尽力助你便是,惜老夫还有要事须办,稍后再来府上领教,如何?”赖布衣已决心尽力助张兴中兴家运,但一时又为银两闷心,他打算摆摊替入算命,赚银两,办完为张兴迁坟移宅之事再说。赖布衣为人有始有终,言出必行,话重如山,这正是他的难能可贵之处。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周中海闻言连忙间道:“先生所办何事?幸为相告,小子当倾力相助!”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见周中海言辞慰诚,也不相瞒,便把张兴之事说了。周中海听罢也摇头叹息,慨然道:“张先生之事小子亦有所闻,既然如此,张先生需一切费用,小子尽力承担!”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一怔,心想,周中海这番心亦倒是出于其诚,虽说有些微为己之意,但偌大一笔银两,他能慨然相助,也确实难能可贵了。但转念间,他又摇头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周中海忙道:“此乃小子诚心之请先生无须犹豫。”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肃然道:“不然,周先生慷慨相助,老夫心领,但迁坟移宅之事乃属夺天地造化之举,须凭张家本身之力方可有成,如假手外人相助,恐念徒劳无功。相书有云:‘阴阳八极,繁生衍算,气运命数,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虽可助他堪舆玄机,但中兴家运之举,恐怕还得造他家本身之力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周中海见赖布衣这样说,当下大感为难,沉吟之间,忽然醒觉道:“有了!我周家无子,不如我认张家之子珠儿为义子,既为珠儿义父,助他一臂之力,当顺理成章吧!”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心头一喜,暗想,这办法倒也可行,顺天承运,可保无碍,于是便点头答应了。由他做中人,主持把张兴之子张珠儿认周中海为义父。珠儿倒也乖巧,一口一句“义父”叫得周中海心花怒放。一个望子望到颈长的人,突然有了个义子,心头也是无限欢欣的,这是人之常情。这样一来,张家迁坟移宅的费用也就不用发愁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第二天一早,赖布衣早早起床,梳洗毕,便离开周家,准备详细勘察南雄镇周围的风水脉穴。他身上穿一套周中海为他裁制的青丝长衫,头戴一顶软绸圆帽,右手挽着一个白布包,白布包内是一副罗盘和一把尺。显得异常潇洒利落。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天刚放亮,街上行人甚少。前两次到南雄镇,因有事在身,不及细看,这次万事俱备,赖布衣胸怀堪舆绝学,便自然而然留心起来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南雄镇相传自唐初已有人在此聚居。但至今住户还是疏疏落落,这倒是一个难明之迷。南雄镇从北而南,长约一里,恰跨在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古驿道上的街北面,有一道桥,是一座三个拱眼的石桥。赖布衣顺步上石桥,只见桥北一条河流汹涌而来,但石桥拱眼过细,水流被阻,便变成冲撞之势,只见浪花飞散,如翻飞白雪,桥周旋涡翻转。眼看此状,赖布衣直皱眉,心想:“盖南雄古镇,其大形大势,已成洁气之地,更有此水北来,得家家近水而倚之以立宅;但此桥眼过细,阻逆水流,势成碰撞之势,大好结气之地,被这几道拱眼破尽了!相书有云:千年之祥,一沙一水,沙水为用,气局两全方为福址之地,但现时有局无气,水神被阻,必然是人丁不旺,财禄难全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心内暗暗有了主意,但这时他还没有时间去细察,因他急于要替张兴选一块结穴之地,移葬祖坟,只好对此事暂放一边。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行走间,赖布衣出了镇东两里的地方。这里群山耸立,流水逶迤汹荡而来,劈山成峡,左有飞霞峰,右有梅花岭,端的气象万千、气势磅礴。赖布衣一看之下,连赞好地!好地!他不顾辛劳,半攀半爬,登上飞霞峰,咦!眼前又是另一番天地!但见远处群山起伏,跌宕而来,似江中巨龙沉浮起伏而来,到此处忽然昂首轩扬,下临浈水,右对梅花岭,好一处龙穴结脉之地!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身怀绝学,久历江湖,对这处风水上乘之地,哪会放过?连忙解开白布包,取出罗盘,拉开皮尺,沿山奔走,四处勘量。不知不觉间,太阳转过梅花岭,斜斜而下,已是傍晚时分了。赖布衣转辗到飞霞岭一山腰处,突然驻足不前,他见这里山势突然平缓,成了一凹处,下面浈水水气蒸腾,四周云彩飘绕。散而下聚,纷纷聚于此地,恍若蓬莱仙景!这下子,赖布衣惊得呆了!他想不到粤川一带,竟还是隐着这处奇旺龙穴之地!他用罗盘仔细量了方位,再用皮尺度度四周间距。心里更为肯定,他自言自语道:“好地!好地!……”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就在这时,一阵猛烈山风响过,四野突然响起一阵清幽的笛声,笛声如泣似诉,又恍如一老妇人在哀哀泣谛。这时目光已隐去,山雾漫漫,赖布衣吃了一惊。身上直冒冷汗。心想是什么声音,如此凄怨恐怖?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他连忙举目四望,滕胧间,在十丈开外的地方,有一老妇人坐在树下哀哀哭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看得毛骨悚然,心知有异,想走又不甘心,他几经辛苦,才找到这处龙穴之地,怎舍得半途放弃?咬了咬牙,决心不顾一切,走上前,看个究竟。距离老妇三尺之地,赖布衣大声问道:  “老人家请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老妇人所坐之地,位于凹处之中,正是赖布衣所测定的准备替张兴移祖坟的地方,这块地方围不过一尺,老妇人恰恰正坐在正中。老妇人闻声竟然没有转身,还是一个劲的哭泣。赖布衣看得奇了,见老妇人哭得如此凄怨。内心大为同情,便道:“老人家有何悲伤之事?是否迷路?不如小可送你下山吧!”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老妇人突然嘻嘻一笑,忽开声道:“大师!久仰!久仰!”赖布衣心头一震,心想,这老妇人好象知道自己的身份?老妇人仿佛看穿赖布衣心内疑念,续道:“大师姓赖,名文正,自号布衣,不知老朽猜得可对?”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听老妇人乍然道出自己的名字,心头大震,忙道:“婆婆,小可有礼了!但不知为何识得小子贱名?”老妇人嘻嘻一笑,双眼突放异光,注定在赖布衣的面上,良久又道:“看你骨格青奇,面容端正,可惜尘缘未绝还得在俗世打滚十年。你我在此相逢,这可算你之缘份。实不相瞒,吾乃南海龙母是也!老身欲在此地筑一栖留之所,但遍察山川,仅得此处佳地,老身屈指算来,似有人欲与老身争夺此地,故此想来令人伤心,不知与我相争之人竟是你!”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听后诉说,再看眼前,见此白发婆婆,竟似神人南海龙母,心下骇然之极。心想,如此,则此地难求矣!人怎可与神相争?不过,话虽如此说,赖布衣也不甘心就此退出,一时间,竟沉吟难决。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白发南海龙母见赖布衣不作声,以为赖布衣必不敢与自己相争了,便哈哈一笑,道:“文正公不必犹豫,如你能肯让出此地,老身保你今后荣华富贵,享尽人间泽福。如何?”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不答,心想,得龙母荫佐,自己此后当会转运,荣华富贵转手可求,他一生坎坷,颠沛流离,尝尽人间辛酸,乍闻之下,不觉心动,这也是难免了,试问,一个穷怕了之人,乍然闻得此后可脱困境,享尽人间荣华富贵,谁不心动。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如何?”龙母追问一句。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正要脱口答应,突然,脑中浮起自己被赤练蛇咬伤之际,辗转待毙,张兴父子用口吸吐毒液,殷勤照料,自己才得逃危运!……想到此,他仿佛在眼前出现张兴父子凄凉祈求的眼光,心里一震,断然对自己说,不!不能!为人见利忘恩负义,虽享富贵,亦难长久,罢了。挣得赖布衣终身,亦不可负人!赖布衣心念已决,便肃然说道:“多谢婆婆盛情,但小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断不可做出此忘恩负义之举。”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白发龙母一听大怒,肃声怪叫,荡人心魂,忽举手,射出一道水柱,冲向赖布衣,欲生生淹死赖布衣。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束手无策,被水柱冲倒,倒在泥地上,欲张口说话,水流激射而至,几乎呛死,只好咬牙伏在地上,一言不发,自念已必死无疑了。谁知他刚一伏地,水流忽然被阻,原来赖布衣周身竟升起一团白气,团团围绕,一任水流再猛,竟是无法射进白气之中。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白发龙母看着也暗自心惊,自知自己此举有违天道,况赖布衣一生已得各处名山福地的龙气所染,虽富贵无望,但已成百毒难侵之身,自己虽有办法置他死地,但亦是触犯天条,恐遭天谴了。想到此,也就收住水势不再激射。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惊惶间,忽见水流退去,还以为龙母已心软,连忙翻身爬起,叩头拜谢道:“感谢龙母恩典,让出此地。”还不知道白发龙母的真实心思呢。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龙母“哼”了一声,道:“老身也不难为你,这样吧,如你肯让出此地,虽不求荣华富贵,但你身为堪舆之士,难道不想更加精深?只要你愿意,老身当传你万世奇学!”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一听乍然心动了,但他又不愿意放弃此地,想了想,便答道:“多谢龙母厚意,但小子有一请求,不知能否应允?”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但说出来,合理者,老身自会答允!”龙母答。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一笑,朗朗道:“你提出一个要求。我答应,但你也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我这个要求必比你的要求小,这样,龙母意下如何?”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白发龙母一想,自己提出一个要求,他答应了,那这块穴地便是我的了,他再提出,此地要求也不是属于他的了,除此地外,其他要求谅可办到。且他言明要自己的要求很少,这样合算的事,何乐而不为?于是一笑道:“如此,老身答应便是!”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于是白发龙母招手叫赖布衣行近,附耳细语一番,末了,厉声说:“此法夺天地之造化,乃堪舆之出神入化的秘学,你要慎为用之!”赖布衣笑容满面点头答应。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龙母秘授毕,便一板面孔,说:“现在,我先提要求了!”赖布衣连声说:“好!好!请说!请说!“龙母怪笑一声,说道:”我就要这股下之地!”说完,连忙坐下,刚好一屁股坐了穴地的正中,龙母瞪着眼望着赖布衣,满心欢喜,心想,这小子这回让得心服口服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不动声息,道。“好说,好说,小子已说过,答应你的要求,但你也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啦!”龙母无奈,只好道:“你说!你说!”龙母心想,我已占了穴地正中一股之地,你还有何法可想?”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一笑,朗声道:“好!那我要你坐下的一针之地!”连忙拿出一根绣花针,插在龙母刚才所坐之地的正中之处。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白发龙母大怒,厉声道:“赖布衣!你既已答应让老身要这一股之地,为何还来争?”赖布衣正容答道:“婆婆,我刚才不是说过,你我各应对方一个要求,我的要求比你小吗?你要的一股之地我答应了,现在我要的仅是一针之地。比你的要求小得多,你可不能言而无信!”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龙母一怔,心中怒极,但又不能反悔,恨得怪叫连声,狠狠的用龙头拐杖一点地面,遂化作一阵狂风而去。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话说赖布衣一见龙母怒化狂风而去,连忙俯伏在地,叩头遥祝道:“小子虽蒙龙母相让,得此穴地,但龙母大恩,绝不敢忘,必令后人世代拜祭,岁岁供奉!”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拜罢站起,忽听一阵响声从云际间传来,“赖布衣,你虽胜而不骄。知恩图报,可见为人忠厚,老身法像,可供于庙上,吾保南雄镇世代昌盛!所传秘术,慎为施用,恐遇天谴,慎之慎之!”仿佛是刚才白发婆婆之声,赖布衣心中一震,再次拜伏于地。一阵清清笛声远远而去,月色如水,山风阵阵,一切又重归寂静。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返回南雄镇周中海家中,与张兴等见了面,他不敢泄露龙母曾降人世之事,只简单述说几句,说是已替张兴选好墓穴之地,不日动工修建便是。当下周中海果然慨然赠张兴白银六十两,助他打点请工匠、水泥木匠等事项。赖布衣也无暇顾及其他,口夜守在周家为他安排的书房中,亲自凭记忆书下白发龙母的法身像,交与木工,说是按图用上等檀香雕刻。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匆匆一月过去,果然周家财雄,有钱好办事,仅一月工夫,便按照赖布衣意思,在赖布衣与龙母相争的那地上,建起一座一套三进的庙宇,在宇的西侧,张兴的祖父便移在此。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半月过去,庙宇筑成了,张兴祖坟遗骨也已搬上山来,这天早上,赖布衣绝早便起床。先是出去吩咐木工几句,然后回来,与周中海、张兴等人一同步上飞霞峰。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飞霞峰上,在山凹处,平空筑起一座巍峨的庙宇。庙宇一套三进,白日从正门入寺。山门巨匾上,用一幅大红纸遮住,当时不知上写何字;左右有一副对联,亦用红纸盖着。入门后,但见老树凌空,荫护着一口大圆形的“放生池”。沿着木桥穿过池心的“五香亭”,迎面是二山门,过了山门,两行梅树夹道,古劲参天,很是雅静。越过夹道,眼前突觉花木烂漫,金碧辉煌,正殿就在此处了。正殿里面,当中一尊大型坐像,但见用红布盖着,不知是何法身。殿后,用青石砌成的一个墓穴,左右是两对石狮子护卫。这一切都是赖布衣的主意。庙宇及墓穴,都是他一手一脚自画施工草图,泥工照样筑建的。周中海对赖布衣言听计从,建庙虽花费了他大笔金银,但他毫不计较,一切照样。此时,这件事早已传遍南雄镇,镇上的乡亲父老纷纷扶老携幼,前来瞻仰庙宇及赖布衣所选的墓穴。有心计的人,见正门门额上用红纸遮着,对联也是一样,里面的神像也用红布盖住。便跑近赖布衣身边问:“赖布衣大法师,你这是弄什么玄虚?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赖布衣笑笑,也不生气,只是连声说:“别急,别急,时辰一到便知分晓了!”看着已近正午时分,当阳光刚好射进墓穴时,赖布衣马上吩咐张兴:“快!快把先父骨灰放入穴中!”张兴那敢怠慢,一个箭步,把父亲的骨灰故入墓穴,赖布衣又吩咐张兴父子跪拜,周中海因是义父,自然也得陪着跪下叩拜,拜毕,赖布衣连忙吩咐匠工封穴,一时间,便下葬完毕。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此时,赖布衣满面欢容,高声说:“庙宇启封!”早有周中海的家人准备着,听赖布衣一声吩咐,马上撕下封条,只见正门门额上三个金漆大字,上书“龙母庙”,里面的神像,是一个白发老婆婆,眼露光芒,栩栩如生,竟是赖布衣那晚所见的白发龙母的檀木金身法像。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但正门的对联还没有写上字,各人惊奇闯,赖布衣笑吟吟地走近前,手握上等狼毫毛笔,略一沉吟,挥笔在左右对联上写道:  “去京华万里,化蛮烟障雨,普毕粤川,从此遂称名郡”;“踏荒山野岭,抚古柏苍松,犹钦山斗,此志永留人间。”左右对联,龙飞凤舞,交相映衬。这副对联,众人当时只觉的写得颇有气魄。众口称赞。但不知这是赖布衣一舒胸怀,且暗示南雄镇的前景无可限量之语。此后,南雄镇成了千年名镇,人们细读正门上“龙母庙”三字,看到赖布衣的遗墨,才恍然大悟,频赞赖布衣大师堪舆术之尽奇。可惜南雄镇飞霞峰上这座“龙母庙”,几经沧桑,现已不复存在了。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END·
 
ORB九天运势网

联系电话: 022--87287628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微信号: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王洪年风水吉祥物微店ORB九天运势网

ORB九天运势网

添加大师微信:djbzyc2021断人生成败

扫一扫手机访问

    A+
发布日期:2020-03-11 18:20:44  所属分类:布局  作者:王洪年风水讲堂   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