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奇术-怪医奇术—祝由科

本系列故事并非原创,而是从正史、野史搜集而来,供广大读友认识并了解这门古老的学术---祝由科.nev道家风水传承网

  清朝人张培仁在《妙香室丛话》卷14中记载了一件奇异的事情:某年本处校场阅兵,一人目集流矢,镞坚不得出。急访得一业祝由科者,乃龙钟老妪也。至,即命缚伤者于东楹,己立西楹咒之,观者环妪左右。咒移时,妪命观者少退,立即大叱一声,急侧其首,伤者目中矢立飞返射,中西楹,入寸许,与妪鬓才数寸。众大骇,视为伤者目,仍完好无痕。

  清朝人许叔平在《里乘》卷三中也这样说过:“祝由氏治疾不用药,唯以清水一碗,以手捏剑诀,敕勒书符水面,以饮病者,亦无不效。”《里乘》中还说,“祝由氏为湖南辰州府人,故今辰州人,多擅此术,名曰‘祝由科’。为人治病,誓不受钱币之谢,或酬以酒食既可。然擅此术者虽多,而真得秘传者甚少,如得真传者,实有起死回生之功。”由此推断,辰州符的真功夫在清代便渐已失传. 。

f.jpg
   旧时大庸(即今天湖南张家界市)县志也记载了一个名叫“金钩李胡子”的人,善于治疗伤痛。有一次,一位妇女患了乳痈,如果动手术,势必要用手触摸到妇女的乳房。“金钩李胡子”便念了一番咒语,将该妇女的乳痈转移到屋里的一根中柱上,便在中柱上动手术,结果,中柱上脓血直流,而妇女却毫无感觉。不久就将乳痈割了下来,而妇女的伤痛也很快就好了。

  在《畅流》有一篇赵海涛先生写的《祝由科的邪门邪术》,报告他对祝由科的亲身所见与体验,文笔虽不免有些传奇性,却不失其真实性。

   赵海涛先生这样写着: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江苏常州礼嘉桥。礼嘉桥是个仅有百余家铺面的小镇,濒运河支流北岸。每隔半年,准有一位光头,穿长袍布鞋的祝由科郎中出现。每次来就住在我们家隔壁的一小客栈里。清早起身,先在院子里焚香烧纸,膜拜天地,然后再开始街边摆地摊。

  摆好地摊,他将一条长板凳竖起来,三脚悬空,一脚着地。中口念念有词,嘴停手松,长板凳并不倒下。随手在街边捡起一块大石头,轻轻的往板凳顶端一放,而石头与板凳竟四平八稳的,那石头是块不规则的黄石,足有二十来斤。

  等到有人围拢过来,他就从小箱里拿出一张书画了符的黄裱纸,吐把口沫,往店铺的门板上一贴(通常是已歇业店铺的门板),在黄裱纸中央钉一枚小洋钉。然后右手端起满满的一杯水,左手拿起一个直径约有一尺的小竹筛子,伸到面前,让观众过目以后,往杯口上一覆,嘴里念念有词,再迅速地将杯子与竹筛同时翻转过来,提起筛子边沿上的三根小绳子,扭在一起,往小洋钉上一挂,杯里的水,竟一滴都不漏出来。

  摆出这两套架式,这位祝由郎中就坐在一张小破书桌后面,悠游自得地摇着折扇,大吹法螺。破书桌上面,摆着几本不知名的药书和几叠黄裱纸。每本书都是破旧不堪,字迹模糊难辨。

  如有人身上长瘤、长疱、长疮,不论部位在哪一处,他从不叫患者揭开衣服来详细检视。只是以手指在患部大约估量一下尺寸,然后用黄裱纸剪一人形,吐把口沫,往门板上一贴。用毛笔在纸人上之相同部位画一圆圈,取银针一枚,轻轻插进那圆圈里,只听得患者大喊一声“哎哟”,血水与黄浓立刻自患部流了出来。这时,他趁机拿一副膏药卖给患者,让患者自行贴上,没几天就好了。

  镇上有家豆腐店小孩子,约有七、八岁,面黄饥瘦,腹胀如鼓。找了很多医生看,服了不少的药,都不见效。最后孩子的母亲,以“不防试试”的心情,将他牵到这位祝由郎中跟前。

祝由郎中将孩子眼皮翻翻,在大肚皮上略略一按,然后对他的母亲大声说:“快拿马桶来!”“什么”他母亲有点莫名其妙:“拿马桶来派啥用场?”这时围观的人,也都是轰然大笑。祝由郎中不再说话,照样用黄裱纸剪个人形,贴在门上,拿起银针往纸人腹部一戮。不一会,只见那孩子双眉紧皱,两手棒着肚皮直嚷痛,他母亲见状,赶紧将他挽着回家,刚走到豆腐店门口,那孩子“樸”的放个响屁,接着一股黄水,像阵瀑布似的从肛门里泻了出来,流满一地,臭不可闻,从此腹胀也就霍然而愈。

我那时头上长有瘌痢,每天放学回家,总爱挤在那位祝由郎中的摊子跟前看热闹。他一看见我,就用扇子指着我,阴阳怪气的笑着说:“XX瘌痢头,赶快向我求。若要瘌痢好,给我嗑个头。”气的我转身就跑。

有一次,他拉着我说:“你拿一枚铜板给我,变个把戏给你看,铜板仍旧还给你,不要磕头,瘌痢也会好。”

于是我当着众人,疑信参半的掏了一枚铜元给他,他将铜元用一张黄裱纸包起来,放在我的右脚下面,要我踩着。一边用折扇轻敲着我的脑袋,一边轻声念那四句话:“XX瘌痢头,赶快向我求。若要瘌痢好,给我磕个头。”

念完叫我松开脚,捡起纸包打开一看,铜元没有了,只有很小一包黄色药粉。

“把药粉拿回去泡一杯水,抹在瘌痢上。”他说。

“铜板呢?”我说。

“铜板在你家后院的一棵桃树下面,赶快回去捡!”他说着把我推出了人群。

我拿着药粉跑回去一看,果然在桃树下面拾到了那枚铜元。而头上的瘌痢涂了药粉以后,不到几天就渐渐好了。家里的人,拿一枚袁大头去谢他,他坚持不受。

另一次,镇上有位姓徐的屠夫,人长得又肥又胖,平日吃喝嫖赌无所不来。他左手臂上生个疮流脓,久久不愈,于是去找这位祝由郎中诊治。

记得那时候已经快过年了,祝由郎中把屠夫端详了一阵,也不看他的疮,只是板起面孔对他说:“今年过年,切记要戒屠,手上的疮自然会好,如果不听,性命难保。”

屠夫一听好不高兴,于是问他什么原因,他不理,再问他,他却指着屠夫的脸孔说:“你杀生太多,又不孝顺父母。明年要变只猪,右前蹄则是只人手。”

屠夫大怒要揍他,却被观众拉开了。

过年的时候,那位祝由郎中已不知去向。姓徐的那位屠夫,据说根本不听祝由郎中的那一套,照旧杀猪不误,说也奇怪,刚过完年,屠夫就得急病死了。就在他死去的第二天早上,镇上有位寡妇养的母猪,生了三胎。其中一只小猪的右前蹄长得竟同人的手掌一模一样。见了人,还不时把“手掌”微微向上抬一下。这件怪事,立刻轰动了全镇,那家寡妇的猪栏边,整日围着看热闹的人,好几家照像馆都派人来照像。

几天以后,有位老和尚从别处赶来,花了二枚大头,把那只怪猪买了去,以后迄无下文。
自从那次以后,那位祝由郎中再也没有到镇上来过。以上都是国二一、二年发生的事情,至今回想起来,仍似历历在目。



祝由科法门非常神奇,学了以后可以使死人排队行走。俗称‘赶尸人’。前些时候遇到一个朋友,他亲戚就是会这个法门。村里人有什么问题,灵异鬼怪的事情都去找他帮助。

有一天,有人发现家中闹鬼,就请他去抓。他先画了一道符,带了个空瓶。跑到这个人家里。仅用空手一抓,就把鬼给装到瓶子里去了贴上道符,然后叫小孩去听鬼惨叫的声音。小孩确实是听到了,鬼叫的声音。那个巫师就把鬼放到后山去活埋了,叫他不得超生。

这样日子久了,孤魂野鬼都被他埋在后山上,越来越多了,村里也比以前太平了。

据说他还可以隔空拔牙。就是拔人的牙齿,不用老虎钳也可以拔下来。有一天来了个牙痛的老头,要求巫师帮助他拔牙。这个巫师搞清楚是那一颗牙以后,就叫老头到隔壁去等。这个巫师只是在空中默默祷告,口中念念有词,大叫一声“起”。那老头没有感觉到疼痛,那只坏牙齿就应声掉了下来。

后来到了巫师39岁那年大夏天,后山上所有被活埋的鬼都获得了逃生,出来找那个巫师算帐讨命。巫师忽然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才刚睡在床上一会儿时间,用阴阳眼看到,房间里和山上全是鬼魂。情况万分危急呀。他心里想躲避今天这一关口。我一定要逃出村口,才可以活下去。

于是巫师马上雇来村里最大个的青年8名,要求他们帮他抬着他的身体出村口的老柳树下,并再三吩咐他们,‘一定要在他出村口前,千万不可让他的脚落到那泥土地上。’否则他今天一定会死掉的。村里的人把门板钉在很粗的大木棍上,从床上抬着他,让他上了门板。

就这样8个年轻人扛着巫师出了村庄。可是他们刚刚到达村口的老柳树下,扛门板的小伙子发现门板的重量忽然变重了,觉得吃不消了,身体的皮肤也忽然冰凉侵体,一直冷到了骨子里去。有村里看热闹的乡邻也帮助他们死死地扛住门板,但是门板还是支撑不住历鬼压身的份量,据说约有300多个鬼都来找巫师索命,一场人鬼大战过后,木棍断裂了,巫师人也掉到了地上,巫师终于没有跑出村口半步。双脚落地了,巫师大叫,‘我的寿命完了。’在巫师弥留之际,巫师说他很后悔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情,并告戒大家“人以后不要做错事,不要太绝情啊,我后悔活埋了那么多的鬼魂20年之久,真是报应啊。我该死。”并叫他的家人把那本《祝由科》的秘籍“烧了把”。

终于年轻的巫师死去了。



在《施蜇存七十年文选》中看到一篇名为《祝由科的巫术》的杂文,觉得有必要写一篇关于“赶尸”、“祝由科”现象的文章,让人们明白这些背后的原因。

一、“赶尸”、“祝由科”现象
首先通过介绍两篇文章,让大家认识“赶尸”与“祝由科”现象。施蜇存先生(1905-2003年11月19日),是三十年代著名小说家,其创作曾被呼之为“新感觉派”。他写的《祝由科的巫术》,这篇文章不长录于下面:

前两天,有一个朋友来闲谈,从医道谈到巫术,从巫术谈到祝由科,于是我想起五十年前所知道的一件怪事。祝由科这个名词,恐怕现代青年中很少人知道。尽管《辞海》还有这个条目,但讲得不详细。

在上古时代,医师就是巫师,差不多全世界各民族都是一样。巫师运用他的法术,驱使鬼神,为人民解灾、救难、治病。他们甚至能起死回生。所以,在古代,“巫医”两个字总是连在一起的。到后世,用药物治病的医道发明了,出现了不用巫术的医师,于是“巫”与“医”才分了家。

祝由科是巫师的后裔,他们的来源很古。东汉时,张鲁创设“鬼道教”,这个教门是事鬼的,也是巫师的流变。北魏时,寇谦之倡立“道教”,删去“鬼”字,表示他们是事神而不事鬼,又采用老子哲学的思想基础,于是成为一门新的宗教,其实是受了佛教的影响。

祝由科在唐宋以后,成为一种以符咒治病的医科。他们被道教排斥,认为是邪门。其实道教中也还有用符咒治病的道士。

我小时候,家住松江城内。在南门里一条冷僻的路上,有一户人家,门口挂着一块招牌,写着一行“世传神医祝由科善治百病”。这是我知道有祝由科的开始。这家有一个老者,据说是用符咒治病的。如果人家有疑难杂症,请他去作法念咒,用黄纸画几张符,贴在门楣上,病就会好。又有人说,祝由科医师也用药物,不过不是用神农本草里的草药,而是用一些奇怪的药物,例如:一双猫头鹰的眼睛,乌龟的尿,刺猬的血。

祝由科盛行于湘西辰州(今沅陵),所以他们画的符叫做辰州符,听说在清代,辰州还有卖符的店。

一九三七年秋,我从长沙搭公路汽车去贵阳。第一晚就在沅陵歇宿。我住在汽车站旁边的旅馆里,和一个四川客商合住一间楼上小厢房,倒也清静。不意随即有一旅贵州军队开到,他们是往东去参加抗日战争的。士兵住在楼下,长官住在楼上。士兵闹闹嚷嚷的做饭、洗汗衫,长官叫来了土娼,饮酒打牌。一下子把一座旅馆闹得乌烟瘴气。到深夜还没有安静下来。

我无法睡觉,看看外边月光大好,就跑出去,走下山坡,到辰溪边散步玩月。那四川商客也尾着我下山。他劝我不要再走远了。我问:“为什么?有老虎吗?”他说:“老虎不会有。”我就追问:“那么怕什么?”他说:“会碰到死人。”我不觉惊异,就问:“这里常有倒毙的死人吗?”他说:“不是倒毙的死人,是走路的死人。”我被他讲得莫名其妙,拉着他的胳膊问:“你讲的是什么呀?”他笑着说:“原来你不知道,这里有辰州符。”我说:“辰州符,我听说过,可跟走路的死人有什么关系?”他坐下在溪边一块石头上,拉我也坐下,他就讲了辰州符的惊人事迹。

“湘西这一带,从前非但没有通汽车的公路,连官塘大路也没有。到处都是高山深谷,丛林密箐,走路都很困难,车马更不易通过。如果有人死在外乡,无法运棺材回故乡安葬。因此,唯一的办法,便是请祝由科带死人走回家。祝由科画一道符,贴在死人额上,念了咒,摇着一个摄魂铃,死人就会跟着他走。带死人回家,必须在深更半夜,一个祝由科后面跟着一个或几个死人。走到天色将明,就得投奔当地祝由科的家。死人走进门,就靠在门背后。不能让他躺倒,一躺倒就破了法术,第二夜就不能走了。死人在路上走,不能给生人看见,一看见他就倒下,也不会走了。所以祝由科一边走一边摇铃,叫人让开躲避。因此我劝你不要走得再远,怕会碰上。”

这是我生平听到过的最古怪的事。我问四川客商:“你看见过没有?”他说:“我怎么会看见?”我又问:“到底是不是真有这种事?”他说:“你去问问别人,这里大家都说是有的。”

我到昆明,在云南大学认识了物理系教授田渠,他是沈从文的同乡,凤凰人。我马上就把在沅陵听到的事问他,他回说:辰州符能教死人走路,他也听到过,不过没有见过。我说:“你是科学家,信不信有这等事?”他说:“按科学的理论来说,这种事是不可能有的。但是,天下还有许多事,不是科学能解释的。”后来,沈从文也到了昆明。我也在闲谈之际问起这件事。他说:他相信是有的,也许过去确实有过。因为湘西人都不会否定。最后,我碰到历史学家向达,他是湘西白族人。我又问起这件事。他说:他也知道。古书上记载的巫术,尽管现代人已不信其为真有其事,但也不能绝对否定。难道古代的学者都是说谎的人吗?
这是我五十年前知道的怪事,写下来,说不定还可以给民俗学者参考。





看到过一篇小标题就叫“祝由科”的短文。……文章中作者写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

民国初年,作者认识一位教会医院的院长,是个德国医生。这人从德国来到中国行医治病,同时宣扬基督教。一天,作者去看望这个院长,院长说:他病得很厉害,要回德国去做手术,以后能不能再来中国都很难说了。

作者问他得了什么病?他说背上长了一个巨大的疖疮,中间已经开始溃烂,手头的针和药都没有效果,必须回国做手术,再拖下去怕溃烂感染就保不住这条命了。

作者说我们中国人治疗疮疖之类的小病,有的是办法呀,你要不要试试。这个德国院长本来是不相信中医的,事到如今也只好拜托作者为他找个中医来看看,作者就给他找了一个祝由来看病。

怎么看呢?让这个德国人对着一颗树面东闭目而站,医师拿毛笔蘸了朱砂在树上画一个圈。然后站在德国人背后,嘴里念念有词,一边念叨一边拿朱砂笔在那个疖疮上画圈,越画越小,最后画到中心用笔一点,嘴里再念叨几句说声“好了”。

结果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德国人说背不痛了,作者上前查看那个大疖疮已经不见了,只留了一点痕迹。德国人摸着背纳闷地问:大疖疮哪里去了?医师说:你们往树上看。这时候再看树上那个朱砂画的圈里,原来平整的树皮硬是鼓起一个包来,形状与德国人背上原来的大疖疮几乎一模一样,中间也是发黑的。可以想象到那个德国人的惊讶程度。

作者在文章最后写到:这是他所知道的中西医对抗中,中国祝由科的一次伟大胜利。


<<祝由科>>是一部书的名字,一部关于符诀咒语,请神捉鬼,画符降妖,诛治狐灵精怪,救应魔症邪疾的神通技艺的术数秘籍.皆为手绘本,主要通过师徒传授而于民间流传,属于茅山术里的一支.茅山术为道家的一个流派,在修身养性的同时更加以降妖伏魔,扬善除恶,济世救民,主持正义为己任.奉道教三清为祖,以龙虎山张天师张真人为宗.只因师起茅山,便号称茅山术;根源于此,其实茅山弟子已是遍天下了.香港老戏骨林正英先生(1996年病逝)在其晚期的诸多古装鬼怪僵尸影片作品中,演绎了很多茅山术师的形象,应该说还是惟妙惟肖的,当然电影艺术夸张的成分需刨除在外.另我国古典名著<<聊斋>>里对茅山术数也有很多细致的描述,大体上也就是裁纸为人撒豆成兵,阴阳风水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摸骨释梦,麻衣神相掐指神算,画符念咒捉鬼驱狐的意思了.如果说道家是一个群体队伍的话,那么茅山流派便可称作其中的特勤部门,前锋部队了,而<<祝由科>>一脉就是该特勤部门中的精英行动组.

在这里没必要考究关于此的细致情况,我国的传统文化渊源流长,不是哪一个的只言片语能够解释的清研究的透的.只是想讲一些个有关的民俗传说江湖逸事与诸位共消遣而已,聊作饭后睡前故事之资罢了.


引子

<<祝由科>>因其玄奇的隐秘性与师徒单传的严密性,现世极少.我们地方据称仅有四部,后因诸多原因,损毁半部,后只余三部半,具体下落何处,无从查晓.

很久很久以前,邻村李氏得其中半部,立视作传家至宝,由于里面的约束甚严,故密藏不露.只在家中男丁里选有天分者修习,并严控不得乱卖弄,只可行义事.时光流逝,年代更替,传至若干代后,家族中出一天资聪明青年男丁李某,有过目不忘一看即会稍学即通之能.半部书便修得许多本事,也一直遵照书中的律条家族的规戒暗地里做了不少好事.但是聪明而且又有超出常人能耐的年轻男人,多数会有一些浮躁喜欢卖弄的毛病,所以他的父亲时时训斥约束他,不得丝毫显露这方面的事情,李某保守的也很好.

直到有一天,李某新婚不久,他的媳妇在家中厨房里烙煎饼(我们地方的民俗食品),青年在一旁陪着闲聊,新婚的小夫妻嘛,甜蜜的如胶似漆,片刻也不舍得分离.聊天间,小媳妇说你天天神神道道的,到底有什么本领也露一手我瞅瞅.别是平时瞎吹牛忽悠我吧?李某一时心血来潮,口中念念有词,向鏊子(我们地方烙煎饼的专用炊具,一中间稍凸的圆形铁板,下有四只小铁腿支撑.)一指,鏊子刹那竟然迈开四腿趴上了墙去,犹如有了生命的活物一般,小媳妇吓得妈呀妈呀惨叫着连滚带爬的窜向了正房.李某的父亲在屋内听到动静急忙跑了出来,问清原由后雷霆大怒,立马要行家法惩治.李某吓得唯诺连连,家人也在一旁苦声相求,李某的父亲这才作罢,只是不住顿足,痛声唉叹道:此子如此,日后必遭不测也.


又过了许多年,李某的父亲已经逝去,李某也已年过五十了.一个冬日,午饭过后,李某便到村口,与一班老哥们倚在避风的旮旯墙角里晒太阳闲扯.那时的年头,村落之间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一幅山清水秀水墨图的境趣.农村的老人们在闲暇的冬季,最普及的娱乐活动也就是一起晒太阳唠闲嗑了.颇有广厦千栋,眠不过三尺;良田万亩,食不过一斗的感觉.父亲已去世多年了,李某(已算是李老汉了)虽然对家族密事把持的不错,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会法术的事多多少少还是露了几丝风声

一班老汉在一起,竟突发起了少年狂,不知哪个就扯到了李老汉能行术做法一事,于是乎大家就一个劲的起哄请李老汉表演一出让老哥们开开眼.李老汉开始还是一个劲的谦虚推辞,坚称不会.于是老哥们的激将法就使了出来,有说李老汉是吹大牛的,有说李老汉小家子的,有说李老汉傻吧,属老鼠搁抓就忘记了的......这时有一老哥们指着远处说:那边路头过来一女的,你只要在她身上弄个花样,咱们就信服你.李老汉实在架不住大家伙的鼓动了,青年时的血液又再度在血管心脏里沸腾了起来.就似鬼领着般,手指远处那女路人,念叨了几句,待女路人行近时断喝一声,女路人身上的衣物顿时消失尽光,通体全裸.实际上应该是一时的幻术而已,女路人的衣物应该并没除去,不过给老家伙们一时的幻觉罢了.

老家伙们开始齐声喝起彩来,捧的个李老汉是飘飘然然.女路人瞬间也就走到了众人面前,张口就喊了声爹,再定神一看,竟然是李老汉的大女儿!老家伙们一个个脸红脖短,顿时就鸦雀无声了.再看李老汉立马如呆似痴,木然转身回走,大家叫唤也不应,拽也拽不住,就由他去了,都以为是李老汉羞愧难当,回家躲面子去了.可谁知李老汉回家就自系身亡了,这也就是不按规矩行事的因果吧.其实不止李老汉的族法家规有此禁忌,书中也有修持身性,只行善举的戒条啊。


祝由科神术治驼背

王亭之对祝由科感到兴趣,是由于有一家街坊,姓邬,为番禺富户,他们家有一位小姐,生来驼背,后来曾一度为祝由科治好。后来这家人的十五少爷,恰恰苞王亭之做同班同学,彼此来住甚密,听他的叙述,便更知道事情的始末。

他亲眼看着姊姊治驼背。祝由科医生来到,启坛画符唸咒一番,然后在大厅正中摆放一个“猪腰盘”──这种盘,上四十岁的人一定见过,用锌铁制造,给小孩子洗身,就用这种盘。

祝由科在盘内放下一只田鸡,吩咐主人家往盘内添上一寸水,然后在盘边放一矮凳,那就是广府人称为“凳仔”那一种。

摆设完毕,又在盘内烧一张符,便教人带那女孩出来,站在矮凳上。吩咐主人家,他一边唸咒烧符,一边要叫女孩自动跳下盘内,不得推她。当时主人家见他准备一大叠符,心想,就这么一跳就完事了,要这么一叠符干吗?

谁知,那女孩子一站上矮凳,往盘中一望,就硬是不肯跳。女孩已经七八岁,照道理,就这一尺不到的高度,跳下去应该没有甚么可怕。全家人拚命鼓励她,她不跳就是不跳,眼见祝由科手上的符,已经烧了大半叠,众人不由得心焦。那祝由科半闭着眼睛唸咒,也唸得满头大汗。

就在这时,那祝由科便大喝一声了。

驼背女孩忽地脸色惨白,随即尖叫,人却已掉下盘中去了。众人才松一口气,皆大欢喜。

祝由科又往盘中烧符,不住唸咒,良久事毕,吩咐主人家就用这个盘替女孩冲凉。可是,由于那女孩子的缘份不够,因此她必须终身不得吃田鸡,如若不然,驼背会复发。

说也奇怪,女孩经此一跳,慢慢就觉得她的脊骨长直了。一家人自然非常欢喜。

可是,他们是富户,讲究不时不食,每到田鸡肥美之时,自然享受田鸡食制,番禺人特别喜欢生滚田鸡粥,那时种田不下农药,田鸡便特别鲜美。

他们家孩子多,便不懂忌讳,吃田鸡必啧啧称好,那女孩只好听着,干流口水。她到底是女孩子心性,不知厉害,便老是缠着妈妈,要试一试田鸡的滋味。

如是捱了两年,又到田鸡当造的季节了,那母亲毕竟心软,有一次,就在田鸡腿上撕下小小一块肉,放在那女孩嘴中,让她嗒嗒味道。谁知这样一来,就闯出大祸。

那女孩背骨,从此便愈长愈曲,过得一年,驼得比从前还要厉害。再去找那祀由科时,祝由科拒绝再医治。

这故事的目击者,如今尚在澳门。
nev道家风水传承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条留言  
给我留言